<dd id="wvclu"><blockquote id="wvclu"><ins id="wvclu"></ins></blockquote></dd><optgroup id="wvclu"></optgroup>
    <ruby id="wvclu"><li id="wvclu"><dfn id="wvclu"></dfn></li></ruby>
        <span id="wvclu"><sup id="wvclu"></sup></span>

      1. <input id="wvclu"><em id="wvclu"><pre id="wvclu"></pre></em></input>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鄭建平:小鎮經濟+PPP 可做“減法”融資
        2017-04-11 09:24:08   來源:中國發展網   評論:0 點擊:

        由中國發展網主辦的第二屆中國新常態經濟發展高層論壇暨2016“發展中國年度人物”盛典在北京舉行。在“小鎮經濟對話”分論壇上,中關村絲路PPP金融研究院的鄭建平院長在演講中表示,企業都是逐利的,社會效益的一定的可能性情況下,但是核心效益還是經濟效益,經濟效益錢從哪來?第一、當然是使用者來付費,我們收多少錢?這個帳大家來算,收不上怎么辦?小鎮的公共服務領域要政府來付費,政府財力到底是多少?我們來探討,在有限的財力下是不是能通過資本的方式去放大?讓滿足他的這些公共設施的投資回報呢?

        以下是演講全文:

        鄭建平:各位來賓、各位新老朋友,美麗的主持人大家下午好!今天很高興受王嘉琦秘書長的邀請來跟大家探討文化小鎮與PPP模式的一個話題。實際上一個成天談錢的金融人談文化的事確實感覺有一點誠惶誠恐。文化小鎮我聽了前面嘉賓的分享還是蠻有感觸,比如說有禪修小鎮,如果在這里感受文化,包括花香小鎮,不過大家要相信讓一個金融人了解文化,理解了文化小鎮,那文化小鎮才能源源不斷的有資金,這是非常有意義的事,所以說今天跟大家一起探討文化,希望我能在這里在各位的文化引導下,逐漸對文化有深刻的認識和體會。

        今天由于時間關系,非常概要的介紹兩塊內容。第一、PPP應用于特色小鎮的要點。第二、特色小鎮文化小鎮的PPP融資創新。

        我是在N多次PPP的講座當中必須說的一點,不管大家有沒有基礎,PPP到底是什么?就是一句話,這句話我一直在強調,PPP實質上就是公共基礎設施與公共服務領域的一個市場化,也就是讓市場配置資源,PPP大家看到第一個P是政府,實際上我們前三十年的改革開放把工商業領域推上了市場化,但是我們的公共服務領域一直是秉承著以計劃模式為主,政府有錢政府自己干,政府沒事政府借貸干,政府跟銀行貸款干,最后的負債主體都是政府,導致我們有十八萬億的在這一屆政府上臺之前的債務,在這種背景下,我們今天搞PPP不是我們主動搞改革的,那是被動的,是我們需要來解決政府債務,這是第一要務。表面上政府是缺錢的問題,實際上從根本上是機制的概念,讓我們PPP領域讓市場配置資源,來激發整個社會公共服務的一個活力和創新。PPP的這個句話非常關鍵,我在這里依然強調一下。

        我們前三十年國家投的項目大多數,不能說效果不佳,起碼是很多的錢我們并沒有發揮錢本來的價值,今天搞PPP實際上是面臨的公共和基礎設施領域的,下一步PPP才是把完全市場化的支點,我們未來的公共服務的配置可能走向完全市場化國家的方向。

        這是一個PPP流程,不多說了,這是我特別強調一下中國的PPP領域實際上核心的除了上述概念的市場化之外,第二個要點我總結的就是算帳,把錢搞清楚,這個我要強調一下,如果帳算不清楚PPP沒法做。付費模式要知道,不管做文化小鎮還是什么,到底回報從哪來里?企業都是逐利的,社會效益的一定的可能性情況下,但是核心效益還是經濟效益,經濟效益錢從哪來?第一、當然是使用者來付費,我們收多少錢?這個帳大家來算,收不上怎么辦?小鎮的公共服務領域要政府來付費,政府財力到底是多少?我們來探討,在有限的財力下是不是能通過資本的方式去放大?讓滿足他的這些公共設施的投資回報呢?

        第三、在中國做的比較少,理論上都知道,但是真正誰用這個模式非常少,我不深入說了。我們前三年,兩年多,自從43號文之后推PPP的時候,大家拿出來的是政府第一部分,給你一個特許經營權,比如說你能收上費,大家都喝水,能穩定收益覆蓋的這一塊拿出非常多,那一塊正在拿出來,第一步拿出來差不多了,政府真金白銀該往外掏。第三、是政府模式,PPP肯定不是說完全靠政府付費的,完全靠收費的,合起來怎么做?就是一個缺口性補償的動態模式。PPP的一個回報機制這個很關鍵,第一、市場化。第二、算帳,這兩個清楚了,后面的基本上搞清楚了,錢的事簡單多樂,觀念和思想打通了,錢就是小意思了。

        中國的資本市場現在徹底到小鎮經濟,北上廣才形成這個概念,也是近幾年的事,你讓小鎮去玩多種金融品種不可能,基本上秉承銀行為投資體系,但是小鎮可以跨越出來,視野要打開,打開到全資本的通道上面去,資本市場說要融資無外乎兩種,一個是債融資,一個是股融資。怎么來做呢?比如說小鎮上某一個項目,這個項目本身現在有的資金2000萬,但是項目1億,怎么辦?第一步想到的是銀行,跑去一問,農商行能給多少錢?給2000萬已頂破天了,剛才張總說能玩這個事情,怎么玩呢?我有基金,小鎮的PPP或者產融投資基金,你有兩千萬,我再投兩三千萬就可以了,這樣就四五千萬了,他還有融資租賃,融資租賃不是正好要買景觀的電瓶車等等,這樣七八千萬了,剩下的不用動,那個農商行該找你了,小鎮的找你的同時,市里的各個行都找你了,到我們那里開戶吧。我們怎么樣用多種金融工具組合運用,我覺得這可能是小鎮的玩的。錢的事并不難,就是看怎么弄。

        這是一個小鎮的基金模式我就不細講了,我回到下面三種的方式來融資。剛才王秘書長講到說可能政府只能投3億,想干很多的事,成百億怎么干的到呢?我用這個模式給大家看一下,PPP付費模式實際上是減法融資,不是很規范的金融語言,我為什么這么來講?我給清華大學的學生講課沒有問題,怎么講金融術語都可以聽得懂,問題是他聽懂沒有用,他對PPP沒有什么促進,他也不是地方政府領導,我給領導講的時候,我總結出一套用他們聽得懂的語言,把金融語言講出大灰狼的語言就容易了。地方政府三個億,比如說投條路就沒錢了,但是我們用付費模式,我們讓他拉長線,我一年把這個項目可以做成十年、二十年,一年付上三千萬就可以了,二十萬付上一千五百萬,這樣他三個億不是同時干十個、二十個項目嘛,這是單位時間類的投資額,這就是PPP的核心,也就是減法融資,我們少花錢,我們節約了,放到明年,實際上咱們賣房子都知道,按揭賣房,今年付一點,明年付一點,這叫做減法融資,這樣領導就聽懂了。

        下面是投資基金,這個實際上是加法,我們錢少怎么辦?三個億直接投就是按減法融資分成三年,才能干上三十個億上,這還不夠玩的,30個億先別投這條路了,我們怎么辦?我們三個億集中起來讓張總,咱那里發一個PPP的基金可以嗎?我給三個億,你給三個億,咱們配合起來六個億,一般銀行都愿意玩,咱們金融圈都知道,咱們六個億干到三十億可能性,保守一點20億很輕松的,這樣一下子我們的本金就有二三十億了,再用PPP的減法一干就能干到二三百億的事了。

        我第一個工作就是建設銀行,建設銀行搞貸款就是花一批錢,首先要安全性,第二才是注重收益性。流動性是建設銀行不會玩,至今還不太會玩。這個就是流動性,我們過去固定的一貸款看你有房產證質押,如果沒有房產證怎么辦呢?但是這個房子我有租金,一年租金才幾萬塊錢,那不夠融資,那十年、二十年呢?這就錢多了,所以把未來十年的PPP收益權,因為PPP都有付費,不是使用者付費就是政府付費,總有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付費,付費搭起來這是一塊資產。我基金把錢投進去,我還不見得等到我十年后、二十年后收上去,那樣對企業有序經營就無意義了,企業工程、技術、設計人員有,干完十個項目之后我沒錢繼續干項目了,別的工程人員解雇了,只要兩個財務人員收帳就可以了,沒有那么簡單,所以企業還要有序經營,企業想提前退出來,但是PPP都是十年、二十年、三十年,怎么退?我們把資產打起來交給汪總,你給我們設計一款金融產品,他就開始設計了,金融產品正好對應著小鄭的文化廣場,假設有廣場舞,我們做金融產品以后,轉換一下也許幸福產品,也許是理財產品等等,總共會有一個金融產品呈現給老百姓面前去,這是政府付費的,很保險,有可能大媽就買了,而且對企業這個錢已經拿出來的,我可下一個項目,這叫做循環融資。我這幾天給水利部做全國水利項目的金融改革,我對水務了半天,水跟錢一樣,流的過程當中我們要循環出來,形成一種生態,所以水循環有問題的時候,可能今年的季風只吹到長江流域。錢也是如此,如果能夠循環出來那就多修兩個廣場,所以叫做循環融資。這三個模式基本上我覺得可以把小鎮的錢給解決了,這些都是可以實現的,而且在現實的項目當中實現過。

        昨天晚上正好有一個朋友來吃飯,十年前我給他講過,但是沒有用減法、加法給他講,他當年用了30萬干了一千萬的項目,到今天為止他的產業已經變成10億的產業,而這個產業是什么呢?可能是一個文化產業,在大漠孤煙戈壁荒灘上居然有一片綠地,這片綠地上存在著四萬只孔雀,這是什么概念?多么的震撼,我只想到西雙版納有孔雀,他是四萬只,多么的震撼。國家4A級景區的經典,4A用到文化的可能是無中生有或者是反向思維,沙漠當中的孔雀,他沒有病害,所以孔雀小鎮就這么誕生了。這個人就是當年30萬去干了人家三五百萬收了人家一千多只孔雀,我覺得他最厲害的是這個人的一個是反向思維比較敏銳。第二情圣語言,我的學生可能給我聽過一次話,當年鄭老師你太厲害了,你給我一點撥我就干了。萬事歸與一體都是一個哲學經濟,實際上都那么簡單。今天由于時間關系,我就說到這里,謝謝大家。



        相關熱詞搜索:鄭建平 減法 小鎮

        上一篇:央行:加快制造業領域融資租賃業務發展
        下一篇:張麗平:有效提升“一帶一路”基建投融資效率

        分享到: 收藏
         
        租賃聯盟
        2020精品国产视_国产精品碰碰现在自在_精品国产综合色在线_japanese在线观看精品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