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wvclu"><blockquote id="wvclu"><ins id="wvclu"></ins></blockquote></dd><optgroup id="wvclu"></optgroup>
    <ruby id="wvclu"><li id="wvclu"><dfn id="wvclu"></dfn></li></ruby>
        <span id="wvclu"><sup id="wvclu"></sup></span>

      1. <input id="wvclu"><em id="wvclu"><pre id="wvclu"></pre></em></input>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張麗平:有效提升“一帶一路”基建投融資效率
        2017-05-04 09:53:37   來源:經濟日報   評論:0 點擊:

               如果將“一帶一路”比喻為亞洲騰飛的兩只翅膀,那么互聯互通就是兩只翅膀的血脈經絡。

          ——2014年11月,習近平在加強互聯互通伙伴關系對話會上的講話

          “一帶一路”建設不是空洞的口號,而是看得見、摸得著的實際舉措,將給地區國家帶來實實在在的利益。

          ——2015年3月,習近平在博鰲亞洲論壇2015年年會上的講話

          要切實推進關鍵項目落地,以基礎設施互聯互通、產能合作、經貿產業合作區為抓手,實施好一批示范性項目,多搞一點早期收獲,讓有關國家不斷有實實在在的獲得感。

          ——2016年8月,習近平在推進“一帶一路”建設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

          設施聯通是“一帶一路”互聯互通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肩負著改善“一帶一路”沿線地區發展所需硬件條件的重大使命。設施聯通的關鍵點在于“一帶一路”沿線地區基礎設施的建設與完善,需要大量的資金投入。據本研究估算,2016年至2020年,“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基礎設施合意投資需求將超過10.6萬億美元。

          基礎設施建設融資渠道多種、方式多樣

          對于“一帶一路”基礎設施建設而言,可以利用的資金主要包括沿線國家內部的金融資源、沿線國家之間的金融資源互通以及國際金融資源。

          就融資模式而言,“一帶一路”基礎設施項目的融資與單一經濟體內的基礎設施項目融資沒有本質性的差別,信貸、債券、股權、公共資金支持是其中最基本的方式。同時,隨著金融技術的發展,又出現了一些衍生工具,包括夾層融資、混合融資、PPP、各種資產證券化產品以及與租賃有關的融資工具等等。

          在基本方式中,信貸是基礎設施項目的傳統融資工具,包括商業貸款、開放性貸款、政策性優惠貸款。對于具有跨區域性質的項目,由多家貸款機構組成的銀團貸款是最常見的方式。發行債券也是規模較大、期限較長的基礎設施項目通常采用的融資方式。與貸款相比,債券融資的優勢在于融資期限較長(有時融資期限可長達幾十年),利率水平較低。股權融資也被定義為資本金,很多重大基礎設施項目由于資本金投入巨大,通常需要多個投資者擔當出資人角色。這些投資者或以現金,或以土地和設備等資產進行出資。

          缺乏優質項目是影響投融資進程“主因”

          對于基礎設施投融資而言,首先要有可投的項目,然后才有融資及后續業務的開展。資金的逐利本質決定了投資者會青睞那些有良好發展預期的優質項目,F實中,“一帶一路”沿線基礎設施優質項目主要集中在高收入經濟體和少數上中等收入國家(包括中國在內),有條件獲得市場資金的青睞,融資環境相對寬裕,而那些亟須通過改善基礎設施挖掘發展潛力的國家和地區則優質項目缺乏,受資金短缺的束縛較為嚴重。從調研的情況來看,雖然這些國家和地區的基礎設施潛在投資項目眾多,但缺乏優質項目是無法回避的難題,其主要原因在于:

          沿線國家的發展環境差異較大!耙粠б宦贰鄙婕65個國家和埃及的西奈半島,各國在政治制度、經濟社會體制和發展程度、法律體系和政策體系、文化和宗教等方面均存在顯著差異。由于透明度不足及語言多元等原因,外部資本在進入各國國內基礎設施領域時往往心存疑慮,要花大量的精力和財力去了解東道國的投資環境。即便做了充分準備,在進入后也難以避免水土不服的問題。而且由于多方面的差異,國家之間協調的難度很大(個別跨境基礎設施項目歷時20多年仍沒有得到有效協調),難以通過國家間的合作為外部資本的投資行為提供有效保障。在基礎設施領域,這些問題與基礎設施項目固有的投資規模大、回報周期長等問題疊加,進一步加大了吸引市場資金進入的難度。這些問題在經濟不發達、政治不穩定、法制不健全的國家表現得尤為明顯。

          缺乏可靠穩定的盈利模式;A設施投資的盈利主要來源于三個方面,一是使用者付費,二是在因基礎設施改善提高的財政收入中安排資金進行支付,三是因基礎設施改善帶來的周邊區域商業升值。第三種來源是中國發展基礎設施的重要經驗。這三種盈利模式都存在一定風險。對于基礎設施的建設方、運營方而言,使用者付費模式存在市場發展低于預期的經營風險。在經濟欠發達地區,市場發展低于預期的可能性較大。財政資金支付模式則受制于東道國的整體財政能力!耙粠б宦贰毖鼐很多國家均存在嚴重的財政赤字,債務違約風險較高。周邊區域商業升值模式的風險在于東道國的土地制度,對于土地私有制的國家,周邊土地并不一定能提供給基礎設施建設運營方開發,第三方開發的收益也不一定會與建設運營方分享,F實中,“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基礎設施的債務違約率較高,有的國際咨詢機構甚至將有些國家列入高風險債務人。

          地緣政治風險需防范!耙粠б宦贰毖鼐部分國家和地區具有獨特的資源能源和區位,處于大國利益角逐的中心地帶,政治經濟形勢十分復雜,國際形勢特別是域外大國勢必影響這些國家的政策。雖然“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在改善基礎設施、實現更好發展方面擁有共同的愿望,但并不排除其與其他利益集團之間也存在難以割舍的利益訴求(包括政治、軍事、經濟),從而給本地區基礎設施建設帶來不確定性,增加投資風險。

          為解決上述問題,將規模龐大的基礎設施投資需求變為真實的投資行為,參與“一帶一路”基礎設施建設的各類主體既要通過分析研究挖掘具有發展潛力的優質項目,更要在改善投資環境、提升域內基礎設施項目對市場資金吸引力方面共同努力,形成“投資環境改善→優質項目增多→融資渠道拓寬→經濟快速發展→投資環境進一步改善”的良性循環。

          四方面對策有效提升投融資效率

          為了提升域內基礎設施投融資效率,更好推進“一帶一路”基礎設施建設,“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可考慮重點采取以下措施:

          第一,堅持共建原則,以東道國為主!耙粠б宦贰笔潜姸嘌鼐國家和地區共同的“一帶一路”。完善域內基礎設施,促進設施聯通,需要各國的共同努力,但應以東道國為主。歷史經驗表明,一國基礎設施的改善仍需主要依賴其國內自身力量,外部力量只能作為有益補充,不能也無法成為主導。就金融資源而言,除個別存在地區沖突的國家,“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均擁有自己的儲蓄、信貸,也有債券、股票等直接融資市場。這些金融資源是各國發展國內基礎設施的基礎性資金來源。

          第二,加強合作,改善域內基礎設施投資環境。挖掘與打造域內基礎設施投資的優質項目,是提升域內資金互融互通及對域外資金吸引力的關鍵,為此應加強合作,大力改善域內基礎設施投資環境。合作的重點包括四個方面:一是加強沿線國家多邊、雙邊溝通與協商,構建致力于改善整個區域基礎設施投資環境的合作和對話機制。二是在資金與基礎設施項目之間搭建起信息互通、風險共擔、利益共享的平臺,在條件允許的領域率先形成制度化合作機制。三是在域內基礎設施投資風險的識別、防范與應對方面加強合作。在基礎設施建設過程中,任何風吹草動,如政府換屆、匯率大升大降、他國干預、民眾抗議、宗教運動等,都會造成項目的停滯甚至終止,風險的暴露使得企業、金融機構和國家利益遭受嚴重損失。對此,沿線國家應就風險考察指標設計、風險因素跟蹤、重大風險防范與應對等展開積極合作。四是加快推進投融資條件較好的項目建設,將其打造成為早期收獲項目,發揮示范引領作用,推動域內外投資者對“一帶一路”項目的信心。

          第三,堅持市場化運作,加強域內外金融資源的統籌和各種融資渠道的使用!耙粠б宦贰背h雖然由政府主導提出,但在基礎設施項目投融資推進方面應充分尊重市場規律,使包括金融機構在內的企業成為投融資主體。政府的責任是通過合作搭建多邊或雙邊的保障機制,為企業的行為提供良好環境和有力支持。為提高“一帶一路”基礎設施項目的投融資效率,首先要加強對包括各國內部金融資源、沿線國家之間的金融資源互通以及域外第三方資源在內的商業性、開發性和政策性金融資源的統籌。鑒于“一帶一路”地域廣、域外影響因素多等特點,在統籌金融資源時必須將域外第三方資源考慮在內,尤其是擁有豐富金融資源的發達經濟體,以便將“一帶一路”建設成為超越區域邊界的利益共享平臺。其次要根據項目的條件,靈活運用各種融資工具,包括信貸、債券、股權、公共資金、夾層融資、混合融資、資產證券化、設備租賃等。

          第四,在充分尊重東道國國情的前提下,發揮中國的積極作用。作為首倡者,中國將以其30多年改革開放積累起來的經驗、資金和技術,成為“一帶一路”基礎設施建設成功經驗的積極分享者、項目建設的主要參與者、合作機制的共同推進者。在“一帶一路”基礎建設方面,沿線國家希望與中國分享發展經驗,更重要的是希望從中國獲得建設資金和技術。在30多年改革開放過程中,中國在通過改善基礎設施實現經濟社會快速發展方面積累了大量有益的經驗,實現了資本積累,在很多基礎設施領域都處于技術全球領先地位,如陸橋、高鐵、電力生產等等。中國提出“一帶一路”倡議也正是希望與沿線國家分享這些成果。介紹中國的有益經驗,需要先了解對方的實際情況,對照兩國的差異,找出中國經驗之所以成功的關鍵點,促動其進行相應的調整。同時在提供資金技術支持時應量力而為,因為中國只有自身保持穩定發展,才能為“一帶一路”建設持續貢獻力量。

        作者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長、研究員 張麗平

        相關熱詞搜索:基建 一帶 效率

        上一篇:鄭建平:小鎮經濟+PPP 可做“減法”融資
        下一篇:徐衛剛:經營性租賃業務為160家企業節約成本近2億元

        分享到: 收藏
         
        租賃聯盟
        2020精品国产视_国产精品碰碰现在自在_精品国产综合色在线_japanese在线观看精品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