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wvclu"><blockquote id="wvclu"><ins id="wvclu"></ins></blockquote></dd><optgroup id="wvclu"></optgroup>
    <ruby id="wvclu"><li id="wvclu"><dfn id="wvclu"></dfn></li></ruby>
        <span id="wvclu"><sup id="wvclu"></sup></span>

      1. <input id="wvclu"><em id="wvclu"><pre id="wvclu"></pre></em></input>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上海國際租賃有限公司訴樂山市八達工貿公司清算小組等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
        2015-01-01 12:51:36   來源:   評論:0 點擊:

        第一審人民法院:四川省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

        原告:上海國際租賃有限公司(下稱租賃公司)。

        被告:樂山市八達工貿公司清算小組(下稱工貿公川,

        被告:成都絲絨廠(下稱絲絨廠)

                19886月,工貿公司與租賃有限公司西南辦事處(下稱西辦)達成由租賃公司租賃給工貿公司兩輛大型豪華旅游客車的意向性協議。隨后,西辦將該租賃業務上報租賃公司。同年714日,租賃公司書面授權西辦經理楊剛虹與工貿公司簽約,合同可使用西辦印章。同月20日,工貿公司因急于購買大客車,即以自己的名義與重慶客車總廠簽訂了一份購買兩輛CQ465s型大客車及附件的購貨合同,總價款56萬元。西辦得知后,對該行為予以認可。同月22日,租賃公司與工貿公司正式簽訂了融資租賃合同,楊剛虹在合同上簽了字,但合同蓋章是西辦。該合同確認工貿公司與重慶客車總廠簽訂的購貨合同是雙方所簽租賃合同的附件。租賃合同約定:出租方根據工貿公司要求,出資購買兩輛重慶客車總廠生產的CQ465s型大型旅游客車,并出租給工貿公司在海南省進行營運;租賃期間,租賃物件所有權屬出租方,工貿公司享有使用權,但不得對外銷售、轉讓、轉租、抵押;租賃期滿,工貿公司付人民幣10萬元的名義貨價后,租賃物件所有權轉移給工貿公司:租期一年半;租金總額為人民幣709500元,每半年償還租金一次,從1988723起分3次付清;工貿公司逾期未付,在合同規定利率基礎上加收15%的罰息。同月24日,絲絨廠開出廠不可撤銷保證書,確認此擔保是租賃合同項下的擔保,工貿公司不能按時履約,由絲絨廠在收到西辦通知后7日內代替承租人償付租金。租賃合同簽訂后,西辦將該合同報送租賃公司。同月30日,租賃公司書面確認該合同,并委托西辦執行。合同簽訂后,租賃公司以四川省工商新技術開發公司(下稱工商公司)名義,于同月26日向工貿公司匯款60萬元,注明用途是購設備。工貿公司收歉后,付給重慶客車總廠貨款567100元,并將該款全部用于注冊,并證明資金來源系租賃公司融資款。同年911月,重慶客車總廠分別將兩輛大客車交付給工貿公司,并由工貿公司的分支機構海南三亞八達陸運工貿公司(下稱海南公司)在海南省進行營運。1988730起至19901024止,工貿公司以手續費、委托費、還款付息等名義向租賃公司共付租金77369.33元。1990420,工貿公司在宜賓市電腦技術服務公司(下稱電腦公司)明知該車系"融資性購車"的情況下,單方將車以融資方式轉租給電腦公司,并約定:工貿公司有權根據情況收回兩輛車。

                另外,198835,租賃公司與工商公司簽訂委托代理協議,約定租賃公司委托工商公司為該公司西南地區駐成都的代理部,代理部的代理業務以"西辦"之名及印章進行,代理部在對項目初審后報租賃公司終審后由租賃公司對外簽合同。工貿公司于199066經工商局批準注銷,同年1120日,該公司主管部門樂山市政府經協辦成立了該公司清理小組。原告租賃公司向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起訴,要求:工貿公司償付租金、延遲利息及罰息共計884520.61元,并承擔全部訴訟費用;絲絨廠作為保證人對此債務應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被告工貿公司辯稱:西辦不具備法人資格,不能人微言輕簽約主體,該合同是名為"租賃",實為由工商公司出資、我公司出手續聯辦海南公司,現海南公司虧損,應由原告負責,請求駁回原告訴訟請求。

               被告絲絨廠辯稱:租賃公司與工貿公司簽訂的是大客車租賃合同,但工貿公司未實際收到租賃公司租賃物,因此,該合同未履行。本案實質是由工商公司借款60萬元給工貿公司。我廠是給雙方的租車合同擔保,而不是給借款合同擔保,因此,我廠不應承擔任何責任。

            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在受理此案后,通知電腦公司作為無獨立請求權第三人參加訴訟,于1990910裁定扣押案涉兩輛客車。為避免損失擴大,該院又于19918月對該車進行處理,獲款115000元,此后通知電腦公司退出訴訟。

            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公開審理,查明上述事實,認為:

                租賃公司與工貿公司簽訂的租賃合同符合我國有關法律規定,屬有效合同。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經濟合同法》第九條關于"當事人雙方依法就經濟合同的主要條款經過協商一致,經濟合同就成立",第十二條第二款關于"根據法律規定的或按經濟合同性質必須具備的條款。以及當事人一方要求必須規定的條款,也是經濟合同的主要條款",《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六十三條第一款關于"公民、法人可以通過代理人實施民事法律行為"等規定,本案租賃公司對工貿公司與廠商直接簽訂的購貨合同在租賃合同中予以確認,并特別注明該購貨合同是租賃合同的附件,為"本合同不可分割的組成部分";同時,出租方委托工商公司匯款也在租賃合同中進行了約定。租賃公司對代理部、西辦以該公司名義與工貿公司協商簽約,事前有特別授權,事后對所簽合同予以認可,委托代理關系成立。因此,該租賃合同是雙方在自愿互利、協商-致的基礎上簽訂的,是雙方真實意思表示,符合法律規定,具有法律效力。原、被告應認真地全面履行合同所規定的義務。

                工貿公司未按期向租賃公司給付租金,應承擔違約責任。根據《經濟合同法》第六條關于"經濟合同依法成立,即具有法律約束力,當事人必須全面履行合同規定的義務";第三十二條第一款關于"由于當事人一方的過錯,造成經濟合同不能履行或者不能完全履行,由有過錯的一方承擔違約責任;如屬雙方的過錯,根據實際情況,由雙方分別承擔各自應負的違約責任"的規定,結合查證事實,工貿公司逾期付款應按照合同約定支付延遲利息。在工貿公司尚未清理完債權債務已注銷的情況下,其主管部門為清理該公司債權債務成立了清算小組,根據《民法通則》第四十七條的規定應由清算小組參加訴訟,并以工貿公司的財產向租賃公司償還租金。

                根據《民法通則》第八十九條第()項關于"保證人向債權人保證債務人履行債務,債務人不履行債務的,按照約定由保證人履行或者承擔連帶責任;保證人履行債務后,有權向債務人追償"的規定,以及租賃合同約定的對租金償付連帶責任的保證式,確認保證責任形式,確認保證人絲絨廠應對償付租金負連帶清償責任。

                據此,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判決如下:

                工貿公司清算小組應在判決生效后30日內,以工貿公司的財產,向租賃公司償還租金、遲延利息、罰息共計760991.85元,逾期未付,由絲絨廠向租賃公司直接償還。

                宣判后,原、被告都沒有上訴。


        相關熱詞搜索:樂山市 融資租賃 糾紛案

        上一篇:第一頁
        下一篇:江陰工行與中國國際有色金屬租賃有限公司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

        分享到: 收藏
         
        租賃聯盟
        2020精品国产视_国产精品碰碰现在自在_精品国产综合色在线_japanese在线观看精品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