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wvclu"><blockquote id="wvclu"><ins id="wvclu"></ins></blockquote></dd><optgroup id="wvclu"></optgroup>
    <ruby id="wvclu"><li id="wvclu"><dfn id="wvclu"></dfn></li></ruby>
        <span id="wvclu"><sup id="wvclu"></sup></span>

      1. <input id="wvclu"><em id="wvclu"><pre id="wvclu"></pre></em></input>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江陰工行與中國國際有色金屬租賃有限公司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
        2015-01-05 10:00:04   來源:   評論:0 點擊:

         江 蘇 省 高 級 人 民 法 院 民 事 判 決 書(2000)蘇經終字第426號

          上訴人(原審被告)中國工商銀行江陰市支行(以下簡稱江陰工行),地址在江陰市虹橋北路177號。
          負責人劉任捷,江陰工行行長。
          委托代理人李平,江蘇天天春生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周春生,江陰工行職員。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中國國際有色金屬租賃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租賃公司),地址在北京市復興門外大街19號燕京飯店1107房間。
          法定代表人高德柱,租賃公司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顧衛康,江蘇無錫金陶都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顧德福,租賃公司副總經理。
          原審被告江陰鐵合金廠(以下簡稱鐵合金廠),地址在江陰市高峰路12號。
          法定代表人解浩坤,鐵合金廠廠長。
          上訴人江陰工行因融資租賃合同糾紛一案,不服江蘇省無錫市中級人民法院(2000)錫經初字第290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上訴人江陰工行的委托代理人李平、周春生,被上訴人租賃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顧衛康,顧德福到庭參加訴訟。原審被告鐵合金廠經本院合法傳喚,無正當理由未到庭。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審法院查明,1992年9月,租賃公司在無融資租賃經營范圍、未取得融資租賃金融許可證的情況下,與鐵合金廠簽訂編號為07B-LRB92《設備租賃合同》(包括一般條件、專門條款二部分,專門條款簽定日注明1992年9月20日),其中“一般條件”約定租賃公司作為出租人向鐵合金廠(承租人)出租總稱為“設備”的財產;租賃設備及設備供應商均由承租人選定;租賃公司享有租賃設備所有權;承租人鐵合金廠應按專門條款規定支付租金等。專門條款約定租賃設備為3000噸微炭鉻生產設備(1.5噸精煉爐及附屬設備);設備供貨人為鐵合金廠(回租)、江陰重型機械廠,購買合同編號為07B-PR92(1)、07B-PR92(2);設備安裝地點均為鐵合金廠;租賃資本為300萬元;租賃期限3年;鐵合金廠應于1992年9月20日前向出租人預付服務費、委托費、財產保險費合計57700元,自1992年12月15日至1995年9月15日,累計應付租金3686551.17元;鐵合金廠應于租賃期滿時支付名義貨價1元購買全部(租賃)設備。上述設備租賃合同簽訂同期(1992年9月),江陰工行向租賃公司出具一份不可撤銷擔保書,承諾對鐵合金廠簽訂的編號07B-LRB92租賃合同提供不可撤銷擔保,擔保金額為3745000元,保證人明確放棄請求出租人首先對承租人采取行動的要求。設備租賃合同簽訂后,租公司與鐵合金廠又簽訂銷售協議(售后回租)一份,約定租賃公司向鐵合金廠購買價金為1577821.7元設備,并將該設備回租給鐵合金廠。
          1992年8月8日、9月20日,租賃公司先后與江陰重型機器廠(以下簡稱機器廠)、鐵合金廠簽訂編號為07B-PR92(2)、07B-PR92(1)購銷合同,分別約定由租賃公司向機器廠、鐵俁金廠定購3000噸微炭鉻生產設備、玻璃鋼冷卻塔等設備;兩份合同總貨款為300萬元;交貨地均為鐵合金廠住所地;交貨期為1992年8月和同年12月30日。編號為07B-PR92(2)合同還約定供方(機器廠)負責送貨,運輸和保險手續由鐵合金廠辦理并承擔費用,有關產品的訂貨價格、型號、性能、質量、數量、交貨期、交裝調試、驗收等問題,均由承租人鐵合金廠負責。1992年9月21日,租賃公司在預扣服務費、委托費、財產保險費計57700元后,將2942300元電江給鐵合金廠。同日,機器廠將3000噸微炭鉻生產設備發票開給租賃公司。1992年9月,鐵合金廠向租賃公司出具07B-LRB92設備租賃合同“設備驗收證書”,確認鐵合金廠已書到編號07B-PR92(1)購銷合同項下設備。1992年9月12日,鐵合金廠向租賃公司出具“承租人對履行定購單的保證”,承諾將代表租賃公司采取在編號07B-PR92(1)購買合同中規定的為管理和交付設備所必須的一切措施。
          1993年1月7日、3月30日,鐵合金廠分別向租賃公司電匯租金80266.67元、84000元;1994年10月5日、1996年2月16日,鐵合金廠向租賃公司各匯款10萬元,電匯報單中注明用途為還貸。此后,鐵合金廠未再付款,江陰工行亦未履行保證責任。租賃公司遂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判令鐵合金廠立即償付所欠租金及逾期利息7530348.39元(計至2000年3月31日);江陰工行承擔連帶保證責任。
          對原審法院查明的上述事實,當事人無異議,本院予以確認。
          二審中,租賃公司舉出1997年至2000年往返北京至江陰的來回車票,以及在江陰市的住宿費發票,證明其在此期間主要是向鐵合金廠和江陰工行催款,在江陰并無其他業務。同時舉證1997年至2000年向鐵合金廠、江陰工行發催款掛號信掛號收據及催款函底稿復印件。江陰工行對租賃公司出具的在江陰住宿發票的真實性無異議,但否認租賃公司向其催收款項。江陰工行對租賃公司出具的信號掛號收據證據關聯性提出異議,并否認曾收到此掛號催款函。
          原審法院認為,租賃公司與鐵合金廠于1992年9月簽訂的《設備租賃合同》符合融資租賃合同法律特征,應定性為融資租賃合同。因租賃公司未取得融資租賃金融許可證,無權從事融資租賃經營活動,故該合同應認定無效。江陰工行向租賃公司出具的擔保書亦屬無效。租賃公司與鐵合金廠、機器廠簽訂的購銷合同,因可獨立于“設備租賃合同”,且不具有違法性,故并不因設備租賃合同無效而歸于無效。鑒于租賃公司與鐵合金廠、機器廠購銷合同約定的交貨地均在鐵合金廠,而鐵合金廠事后已認可收到乙方供貨并承諾代租賃公司履行設備的管理、交付義務,且租賃公司已向鐵合金廠支付了設備購置款,機器廠亦出具了銷售發票,故應認定鐵合金廠已依設備租賃合同取得了租賃物。鑒于鐵合金廠已使用租賃設備多年,依公平原則該租賃設備所有權應歸屬給鐵合金廠。鐵合金廠就此應返還租賃公司所支付的租賃設備購置款。鐵合金廠已向租賃公司支付的款項,應予以折抵。據此,鐵合金廠還應返還給租賃公司設備購置款2578033.33元,并支付同期銀行貸款利息。江陰工行向租賃公司出具的擔保書雖屬無效,但因鐵合金廠對租賃公司負有返還義務,江陰工行仍應承擔連帶責任。租賃公司在訴訟時效期間內向鐵合金廠、江陰工行主張權利,依法應予支持。租賃公司經營期限已屆滿但尚未被注銷企業登記且已通過工商部門年檢,故應視為仍具有訴訟主體資格。租賃公司要求鐵合金廠支付租金及逾期利息的主張,因無相應事實、法律依據,不予支持。鐵合金廠辯稱:租賃公司未向其交付租賃物,本案已過訴訟時效,本案應作為貸款糾紛處理等主張,與事實不符,不予采納。江陰工行辯稱,租賃公司起訴已超過訴訟時效期間,江陰工行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保證問題司法解釋可免責等。因租賃公司在訴訟時效期間內提起訴訟且本案糾紛發生在《關于審理經濟糾紛案件有關保證的若干問題的規定》生效前,應適用糾紛發生時的法規,故其抗辯理由無法律依據,不予采納。該院判決:一、鐵合金廠于判決生效之日立即給付租賃公司設備購置款2578033.33元,承擔該購置款自1992年9月21日起的同期銀行貸款利息1950827.7元(計算至2000年9月20日)。二、鐵合金廠自判決生效之日起取得租賃公司租賃給其的3000噸微炭鉻等生產設備所有權。三、江陰工行對鐵合金廠上述第一項還款義務承擔連帶責任。四、駁回租賃公司其他訴訟請求。案件受理費47600元,由租賃公司、鐵合金廠各半負擔23800元。
          江陰工行不服原審法院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稱,一、一審法院關于被上訴人租賃公司訴訟請求具有法定訴訟時效的認定與事實嚴重不符。本案中兩被上訴人最后一筆往來時間為1996年2月16日,此后至今,雙方之間無往來,租賃公司也未向鐵合金廠主張過權利,因此其訴訟時效請求已超過法定訴訟時效期間。租賃公司在庭審中舉證的掛號信收據不能作為其向江陰工行及鐵合金廠主張過權利的證據,因為該收據系復印件,不具有真實性。僅憑掛號信收據只能表明租賃公司在某一時間在某郵局郵寄過一封掛號信,而不能說明該掛號信的去向及內容。而租賃公司也未提供其他有效證據證明該掛號信與催款書之間的關聯性。江陰工行從未收到租賃公司任何催款書。本案合同并無實際履行。二、一審法院作出上訴人須承擔連帶保證責任的判決,其適用法律明顯不當。我行曾于2000年4月28日以電報形式書面要求租賃公司向鐵合金廠提起訴訟,但租賃公司未在收到電報后一個月內向鐵合金廠行使訴訟請求權,依照最高法院《關于審理經濟合同糾紛案件有關保證的若干問題的規定》(以下簡稱《規定》)第11條的規定,保證人江陰工行已免除保證責任,租賃公司的主張已過訴訟時效。另一審法院認定該融資合同為無效合同,而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保證問題的司法解釋規定,主合同無效,保證合同也無效,保證人不承擔保證責任。而一審法院竟然判決上訴人承擔連帶責任,且排除最高人民法院《規定》的適用,該司法解釋明確規定:“本院以前關于保證問題的司法解釋與本規定不一致的,以本規定為準,但已審結的案件,不得適用本規定進行再審!币虼,除已審結的案件外,凡在1995年10月1日《擔保法》生效前發生的擔保糾紛案件,均應適用該規定。上訴人認為一審法院嚴重違背事實,錯誤地適用法律,因而是錯誤的,請求二審法院依法支持上訴人的上訴請求。
          本院認為,鐵合金廠于1996年2月16日最后一次向租賃公司付過租金以后,租賃公司于1997年至2000年數次往返北京與江陰向鐵全金廠、江陰工行催款,未發現租賃公司在江陰有其他業務關系。租賃公司同時舉證證明1997年至2000年每年均發掛號信向鐵合金廠、江陰工行主張權利的掛號收據及掛號信底稿復印件,以上證據可以推定租賃公司從1997年至2000年向鐵合金廠主張過權利,訴訟時效期間未超過。本案簽訂合同的時間是1992年,原審法院對擔保人責任的承擔適用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的規定是正確的,江陰工行認為本案應適用《規定》第11條的上訴理由不能成立,因為該條的規定選用的是有效保證合同保證人承擔責任的規定,對無效合同的處理不能適用本條規定,而本案所涉融資租賃合同和保證合同元均為無效,故原審法院判決對法律的適用并無不當。
          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153條第1款第1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決。
          二審案件受理費47600元,由上訴人江陰工行承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張曉嵐    
        代理審判員 丁爭鳴    
        代理審判員 葛曉燕    
        二○○○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書 記 員 林 佳

        相關熱詞搜索:江陰 融資租賃 糾紛案

        上一篇:上海國際租賃有限公司訴樂山市八達工貿公司清算小組等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
        下一篇:中國東方租賃有限公司訴吉林省長春市電子工業局、吉林省國際經濟技術合作公司融資租賃合同拖欠租金糾紛案

        分享到: 收藏
         
        租賃聯盟
        2020精品国产视_国产精品碰碰现在自在_精品国产综合色在线_japanese在线观看精品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