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wvclu"><blockquote id="wvclu"><ins id="wvclu"></ins></blockquote></dd><optgroup id="wvclu"></optgroup>
    <ruby id="wvclu"><li id="wvclu"><dfn id="wvclu"></dfn></li></ruby>
        <span id="wvclu"><sup id="wvclu"></sup></span>

      1. <input id="wvclu"><em id="wvclu"><pre id="wvclu"></pre></em></input>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國建設銀行錫山市支行借款擔保合同糾紛抗訴案
        2015-01-05 10:25:22   來源:   評論:0 點擊:

               1994年1月27日,依無錫湖光電爐廠(以下簡稱"電爐廠")的租賃項下流動資金貸款申請書,中國電子租賃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電租公司")與電爐廠簽訂"中電租字第94001號"借款合同,約定:中電租公司借給電爐廠人民幣500萬元用于購買原材料等,月息10.98%,按季收息,如遇國家調整利率,作相應調整;借款期限自1994年1月27日至1994年7月27日止;還款計劃為1994年1月27日至3月20日還息9.699萬元,3月21日至6月20日還息16.836萬元,6月21日至7月27日還本500萬元,并還息6.77萬元。如借款方不能按期還本付息,對逾期貸款,中電租公司可加收20%的罰息。中國建設銀行錫山市支行(以下簡稱"錫山支行")作為擔保單位承諾,當電爐廠不能按期償還本息時,擔保單位負責為電爐廠還本付息。三方在該份借款合同上簽字蓋章。同日,中電租公司在扣除了手續費18.06萬元后,電匯481.94萬元至電爐廠賬戶。在合同簽訂之前的1994年1月20日,錫山支行向中電租公司出具擔保函,為電爐廠提供不可撤銷的保證,一旦電爐廠不能按期還貸,錫山支行無條件地全部承擔借款人不履行貸款協議而使中電租公司蒙受的一切損失,承擔連帶擔保責任。
                在"中電租字第94001號"借款合同履行期間,電爐廠于1994年5月11日給付中電租公司利息9.699萬元,其余本息未還。在該借款合同期限屆滿前,電爐廠向中電租公司要求延期還款,中電租公司表示同意,同時要求錫山支行繼續擔保。錫山支行明確表示不再為其展期合同擔保,電爐廠的上級單位無錫縣工業總公司(以下簡稱"工業總公司")提出由自己為展期合同擔保。經中電租公司同意后,中電租公司、電爐廠和工業總公司遂于1994年7月27日("中電租字94001號"合同到期之日)簽訂了"中電租融字94001號"借款合同(三方協商兩份合同為同一合同號,但填寫時多一個"融"字),約定:中電租公司借給電爐廠人民幣500萬元,月息12‰,按季收息或利隨本清,如遇國家調整利率,應按國家調整利率的差額,作相應的調整。借款期限自1994年7月27日至1995年1月27日,還款計劃為1994年還息24萬元,1995年1月27日還息12萬元,同年7月27日還本500萬元。由工業總公司作為擔保單位,如借款方不能按約定時間歸還本息時,擔保單位應無條件負責按時為借款方償還本息和逾期利息,中電租公司、電爐廠和工業總公司三方在該合同上簽字蓋章。電爐廠自1994年5月11日至1997年8月6日共計償付利息69.806萬元,其余本息未還。
               1997年9月1日,中電租公司以電爐廠未還款和錫山支行未履行擔保義務為由,訴至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
                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后認為:中電租公司與電爐廠、錫山支行簽訂的借款合同,除利息部分高于中國人民銀行的有關規定為無效外,其余條款合法有效。錫山支行出具的擔保書內容合法,亦屬有效。各方均應依約履行。中電租公司發放貸款扣除手續費,違反有關法律規定,手續費應折抵本金,電爐廠未按約履行全部合同義務,應承擔違約責任。其所辯中電租公司起訴已過訴訟時效,無證據證明,不予采信。錫山支行未依約履行擔保義務,應承擔相應責任。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以"(1997)一中經初字第1031號"民事判決書判決中電租公司與電爐廠簽訂的借款合同除利息條款無效外,其余條款有效,錫山支行提供的擔保亦有效;電爐廠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償付中電租公司借款本金481.94萬元及利息、罰息和逾期利息,錫山支行對此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錫山支行不服一審判決,以"1994年7月27日簽訂的“中電租融字第94001號"合同確定了“中電租字第94001號"借款合同新的還款期限和新的擔保人,自己非本案當事人"為由上訴至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
                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經審理后認為:中電租公司、電爐廠和錫山支行簽訂的是"中電租字第94001號"借款合同,電爐廠與工業總公司簽訂的是"中電租融字第94001號"借款合同。1998年6月30日,電爐廠承認未履行"中電租融字第94001號"合同;且中電租公司、電爐廠與錫山支行沒有明確約定解除錫山支行的擔保義務;另外,電爐廠在1996年11月26日給中電租公司的還款收條和還款計劃,也明確寫明"還“中電租字第94001號"貸款合同利息及“(內)93/1105號"租賃合同租金",因此"中電租融字第94001號"不是"中電租字第94001號"合同的展期,也無證據證明上訴人主張的"以貸還貸"的事實,所以上訴人提出的已解除擔保責任的理由沒有根據。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以(1998)高經終字第185號民事判決書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錫山支行不服二審判決,向最高人民檢察院申訴。
                最高人民檢察院經審查認為,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對本案終審判決由于認定事實確有錯誤而導致確定責任承擔主體錯誤,侵害了錫山支行的合法權益。理由是:
                一、終審判決認定事實錯誤。終審法院認定中電租公司與電爐廠簽訂的兩份借款合同即"中電租字第94001號"合同和"中電租融字第94001號"合同是兩個獨立的借款法律關系,屬認定事實錯誤。本案的事實是中電租公司與電爐廠簽訂的第二份合同即"中電租融字第94001號"合同是"中電租字第94001號"擔保合同的更新合同,是基于同一筆借款事實而設定的新的合同,已經替代了第一份合同而得到實際履行。這一事實有以下證據證明:1."中電租融字第94001號"合同的擔保人工業總公司向法院出具書證,證明該份合同的簽訂是對"中電租字第94001號"合同進行部分更改的結果。正是因為這兩份合同的標的是同一筆借款,人民幣500萬元已于1994年1月27日匯給了電爐廠(扣除了手續費18.06萬元,實際交付481.94萬元),"中電租字第94001號"合同履行期限屆滿之日,電爐廠并未歸還借款,"中電租融字第94001號"合同又于同日簽訂并生效,所以"中電租融字第94001號"合同所約定的借款標的不可能再次交付給電爐廠,這也正是電爐廠向法院出證證明:"此合同內的五百萬元至今未付給我廠"的原因。2."中電租融字第94001號"借款合同得到了雙方當事人的實際履行。終審判決認定自1994年5月11日至1997年8月7日,借款人電爐廠分8次,共計償付借款利息69.806萬元。在電爐廠的8次還息行為中,前三次,即1994年5月11日付9.69萬元、1994年8月3日付16.47萬元和1994年9月付7.137萬元,合計33.306萬元,是按照"中電租字第94001號"合同規定的月息10.98%計支付的,并已經付清了因第一份合同所產生的全部利息。電爐廠的后五次付息行為是:1994年11月28日付24萬元、1995年7月27日付5萬元、1996年12月13日付2.5萬元、1997年4月21日付2.5萬元、1997年8月27日付2.5萬元,合計36.5萬元是完全按照"中電租融字第94001號"借款合同所約定的12%的月息來計算并給付的。電爐廠的還款計劃和后五次清償行為以及中電租公司接受電爐廠按12%月息計算和給付這五筆利息的行為,都證明了在"中電租融字第94001號"借款合同簽訂后,雙方當事人是根據該合同約定的內容來實際履行的,因此,"中電租融字第94001號"合同是對"中電租字第94001號"合同更新后得到部分履行的合同。上述證據充分證明,是中電租公司與電爐廠簽訂的"中電租融字第94001號"借款合同是"中電租字第94001號"合同的更新合同,債務的擔保關系已經由中電租公司與錫山支行之間,改變為中電租公司與工業總公司之間。
                二、終審判決確定責任承擔主體不當。本案的事實說明,在1994年1月27日簽訂的"中電租字第94001號"借款合同履行期限屆滿之日,當事人各方已就該筆借款的還款期限、利息率和擔保人進行了重新約定,并且在原合同的基礎上于1994年7月27日簽訂"中電租融字第94001號"借款合同,那么,因該借款產生的糾紛則應由"中電租融字第94001號"借款合同的三方當事人,即中電租公司、電爐廠和工業總公司來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當一個合同履行期限屆至,債務人沒有履行,雙方當事人商定重新設立一個合同以替代舊的合同,就是合同的更新;在這種情況下,新的合同成立,舊的合同消滅,當事人應履行新的合同。本案中,合同更新后,新的合同所約定的擔保人不是錫山支行,而是工業總公司;錫山支行作為舊合同的擔保人,已經隨著舊合同的消滅,而結束了自己為電爐廠擔保的義務。終審判決仍然責令作為已經消滅了的債務擔保關系的擔保方錫山支行承擔連帶擔保責任,確有錯誤。
            經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委員會討論決定,最高人民檢察院以高檢民行抗字(1999)第18號民事抗訴書,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抗訴。最高人民法院受理最高人民檢察院的抗訴后,于1999年11月24日以(1999)經抗字第21號函通知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對此案進行再審。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依法另行組成合議庭再審該案。錫山支行和中電租公司均委托代理人到庭參加了訴訟。電爐廠經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合法傳喚無正當理由拒不到庭,故進行缺席審理。錫山支行在再審期間稱:原審判決認定事實有誤,中電租公司與電爐廠簽有兩份合同,第一份合同是第一份合同的展期,且第二份已經實際履行,擔保單位已改為工業總公司,且中電租公司有訴訟時效期間內未向錫山支行主張過權利,故應免除錫山支行的擔保責任,請求法院再審改判。中電租公司再審期間辯稱:第二份合同是對第一份合同的展期,但并未解除錫山支行的擔保責任,只是增加了一個擔保人,請求維持原判決。電爐廠再審期間書面辯稱:第一份合同到期后,因無力償還借款本金,經中電租公司同意后,雙方簽訂了展期合同,并變更擔保人為工業總公司。電爐廠已將這兩份合同的利息付清,尚欠本金481.94萬元將盡快歸還。但這兩份合同約定的利率均高于中國人民銀行的規定利率,且中電租公司扣除18.06萬元手續費于法無據,請求法院予以改判。
                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再審認為,中電租公司與電爐廠簽有兩份借款合同。第二份合同雖多一個"融"字,但中電租公司只貸出一筆500萬元,其在再審階段對第二份合同是第一份合同的展期表示認可。中電租公司與電爐廠簽訂的第一份合同及第二份展期合同,除利息條款高于中國人民銀行的有關規定為無效外,其余條款合法有效。錫山支行對第一份合同提供的擔保合同有效。中電租公司發放貸款扣除手續費,違反有關法律規定,手續費應折抵本金。電爐廠未按約全部履行合同義務,應承擔償付中電租公司借款本金責任及其違約責任。根據中電租公司、錫山支行提交并經質證認可的兩份合同,第一份合同的擔保人是錫山支行,第二份合同的擔保人是工業總公司。錫山支行作為第一份借款合同的擔保人,在合同到期后,明確表示不再為展期合同擔保,經中電租公司、電爐廠、工業總公司協商一致后,簽訂了展期合同。變更擔保人為工業總公司,因此,錫山支行對借款的本金部分不再承擔保證責任。鑒于電爐廠對第一份合同利息已全部付清,尚欠部分逾期利息,但因中電租公司在訴訟時效內未向錫山支行主張權利,故錫山支行對此亦不再承擔責任。中電租公司稱,第二份合同是對第一份合同的展期,但并未解除錫山支行的保證責任,只是增加了一個擔保人。因展期合同上只有中電租公司,電爐廠及工業總公司三方簽章,錫山支行不再是展期合同的當事人,故中電租公司此點理由不予采信。中電租公司又稱錫山支行從未書面要求中電租公司向電爐廠為訴訟上的請求,因此,展期合同的簽訂并不能終止其作為擔保人應承擔的責任。因借款合同履行期限屆滿當天,中電租公司即與電爐廠及工業總公司簽訂了展期合同,此時,錫山支行已不再是合同的擔保人,故其沒有義務書面要求中電租公司向電爐廠為訴訟上的請求,因此,中電租公司此點理由亦不支持。因中電租公司堅持只訴電爐廠及第一份合同的擔保人錫山支行,故本安對第二份合同的擔保人工業總公司應承擔的責任不予處理。綜上,原終審判決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有誤,應予糾正。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于2000年12月12日作出(2000)年高經再終字第35號民事判決:1.撤銷本院(1998)高經終字第185號民事判決和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1997)一中經初字第1031號民事判決;2.中國電子租賃有限公司與無錫湖光電爐廠簽訂的借款合同及其展期合同,除利息部分無效外,其余條款有效;中國建設銀行錫山支行提供的擔保亦有效;3.無錫湖光電爐廠自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償付中國電子租賃有限公司本金481.94萬元及罰息。逾期利息(自1994年1月27日起至1995年1月27日止,按照中國人民銀行有關規定給付逾期利息;自1995年1月28日起,按照中國人民銀行有關規定加收罰息或給付逾期利息,扣除已還利息70.006萬元);4.駁回中國電子租賃公司對中國建設銀行錫山市支行的訴訟請求。原一、二審案件受理費均由無錫湖光電爐廠負擔。

        相關熱詞搜索:錫山市 抗訴案 合同糾紛

        上一篇:大新銀行有限公司訴萬溢有限公司等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
        下一篇:中國東方租賃有限公司訴吉林省長春市電子工業局等融資租賃合同拖欠租金糾紛案

        分享到: 收藏
         
        租賃聯盟
        2020精品国产视_国产精品碰碰现在自在_精品国产综合色在线_japanese在线观看精品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