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wvclu"><blockquote id="wvclu"><ins id="wvclu"></ins></blockquote></dd><optgroup id="wvclu"></optgroup>
    <ruby id="wvclu"><li id="wvclu"><dfn id="wvclu"></dfn></li></ruby>
        <span id="wvclu"><sup id="wvclu"></sup></span>

      1. <input id="wvclu"><em id="wvclu"><pre id="wvclu"></pre></em></input>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中國建設銀行廣東省分行與廣東省陽江市閘坡南海漁業發展有限公司、陽江市江城區閘坡金鷗漁業管理區、廣東發展銀行陽江分行船舶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
        2015-01-05 13:19:33   來源:   評論:0 點擊:

                原告:中國建設銀行廣東省分行。住所地:廣州市東風中路509號。
          代表人:顧京圃,行長。
          委托代理人:周航、許粵勝,均為廣東眾城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廣東省陽江市閘坡南海漁業發展有限公司。住所地:陽江市閘坡新港路。
          被告:陽江市江城區閘坡金鷗漁業管理區。住所地:陽江市閘坡鎮。
          被告:廣東發展銀行陽江分行。住所地:陽江市江城區。
          代表人:張建社,副行長。
          委托代理人:陳友華,廣東發展銀行陽江分行職員。
          委托代理人:劉中炎,廣東華譽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告中國建設銀行廣東省分行(下稱廣東建行)訴被告廣東省陽江市閘坡南海漁業發展有限公司(下稱南漁公司)、陽江市江城區閘坡金鷗漁業管理區(下稱金鷗漁管區)、廣東發展銀行陽江分行(下稱陽江發行)船舶融資租賃合同糾紛一案,本院于2月12日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于12月7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原告廣東建行委托代理人周航,被告陽江發行委托代理人陳友華、劉中炎到庭參加訴訟。被告南漁公司、金鷗漁管區經本院公告送達傳票傳喚,沒有到庭。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廣東建行訴稱:1989年7月28日,原中國農村信托投資公司南方公司(下稱南方公司)與被告南漁公司簽訂了一份《聯營承包合同》。合同約定:由南方公司投資人民幣3,000,000元,委托被告南漁公司新建兩艘單船功率840馬力的拖網船,購買兩艘單船功率600馬力的舊船;上述船舶由被告南漁公司承包經營8年,每年向南方公司繳納承包費人民幣1,000,000元,8年期滿后,船舶所有權歸被告南漁公司;對于上述承包費的繳納,被告金鷗漁管區和陽江市工業品進出口(集團)總公司(下稱工業品公司)分別作第一及第二擔保人,保證在被告南漁公司不能按期、按量履行合同時,由第一擔保人被告金鷗漁管區代交,被告金鷗漁管區不能履行合同時,工業品公司須無條件支付不足金額。同年8月22日,南方公司向被告南漁公司付款3,000,000元。1990年1月20日,由于南漁公司投資規模擴大,雙方又簽訂了一份《聯營承包補充協議》,約定:由南方公司追加投資1,000,000元,由被告南漁公司完成在建的兩艘單船功率840馬力的拖網船,并由被告南漁公司承包經營8年,每年向南方公司繳交承包費300,000元,承包期滿后,船舶所有權歸被告南漁公司。加上原合同的承包費,被告南漁公司需繳交承包費10,400,000元。由工業品公司作為上述承包費的保證人。同年1月22日,南方公司向被告南漁公司付款1,000,000元。被告南漁公司除于1990年10月10日繳付500,000元、11月8日繳付500,000元及1993年8月17日繳付100,000元承包費外,未能依約繳付其它應繳承包費,至今兩合同均承包期滿,共欠付承包費人民幣9,300,000元。工業品公司的名稱后變更為陽江市工業發展投資公司(下稱工業公司)。1992年,陽江市人民政府作出第28號《關于償還中農信公司貸款問題的會議紀要》。根據紀要,被告陽江發行承接了工業品公司的債權、債務。南方公司與南漁公司所簽兩份合同均訂立于《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法》實施之前,應適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經濟合同糾紛案件有關保證的若干問題的規定》,保證人應在被保證人承擔責任的期限內承擔責任。1998年2月24日,國務院決定由中國人民銀行宣布中國農村發展信托投資公司(簡稱中農信公司)及其金融性分支機構解散,其債權由中國建設銀行承接、清理。原告受總行委托,承接、清理中農信公司廣東辦事處及南方公司債權,對本案被告所欠南方公司債務或相應擔保債務享有合法追索權利。原告請求法院判令:一、被告南漁公司向原告支付承包利潤9,300,000元及相應利息(其中6,900,000元從1997年7月28日起計至2000年9月28日;2,400,000元從1998年1月20日起計至2000年9月28日;利率以中國人民銀行同期一年期貸款利率為準);二、被告金鷗漁管區、陽江發行對上述債務負連帶清償責任。
          原告廣東建行在舉證期限內提供了以下證據:1、《聯營承包合同》;2、《聯營承包補充協議》;3、1989年8月22日購船款票匯委托書;4、1990年1月22日購船款票匯委托書;5、1990年10月10日電劃補充報單;6、1990年11月8日電劃代收補充報單;7、1993年8月17日電劃補充報單;8、陽江市人民政府作出的《關于償還中農信公司貸款問題的會議紀要》;9、南漁公司工商登記資料。
          被告南漁公司、金鷗漁管區沒有答辯,亦未提供證據。
          被告陽江發行辯稱:一、陽江發行不是本案當事人,原告將陽江發行列為被告,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八條的規定。廣東發展銀行是依法設立的商業銀行,與地方政府沒有隸屬關系。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業銀行法》第四條的規定,被告陽江發行依法開展業務,實行自主經營,不受任何單位和個人干涉。陽江市人民政府辦公室1992年11月2日所發第28號工作會議紀要,是一個政府意向性文件,是對被告陽江發行的行政干預,實際上并沒有執行,該會議紀要沒有法律約束力。工業公司是獨立核算企業法人,從該公司工商企業登記材料、企業變更資料、年檢資料看,其主管部門原來是陽江市經濟委員會(下稱陽江市經委),后轉為廣東華龍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被告陽江發行根本沒有接管工業公司,該公司與被告陽江發行沒有任何隸屬關系。二、就南方公司與南漁公司所簽的聯營承包合同內容看,該合同簽于1989年7月28日,合作期限8年,簽訂之日生效,主債務最后履行期限是第8年的7月28日。該聯營承包合同當事人在合同中沒有約定保證期間,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的規定,債權人與保證人沒有約定保證期間的,保證期間為主債務履行期屆滿之日起六個月,即該聯營承包合同的保證期間始于主債務履行期的最后一日1997年7月28日,終于起始日起6個月屆滿的當日,即1998年1月28日。該合同的債權人在保證期間內沒有要求保證人承擔保證責任,根據上述法律規定,該合同的保證人對合同的履行不再承擔保證責任。被告陽江發行請求法院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被告陽江發行在舉證期限內提供了以下證據:1、工業公司工商登記資料;2、陽江市人民政府辦公室關于同意將工業品公司更名為工業公司的復函;3、1996年4月21日工業公司企業申請變更登記注冊書;4、1998年度工業公司企業法人年檢報告書。
          經審理查明:對原告所提供的證據,被告陽江發行沒有異議,合議庭予以確認。對被告陽江發行提供的證據,原告亦無異議,合議庭予以確認。
          合議庭綜合以上確認的證據,認定本案事實如下:
          1989年7月28日,南方公司與南漁公司簽訂《聯營承包合同》。合同約定:一、南方公司投資3,000,000元,委托南漁公司新建兩艘拖網船,單船功率840馬力,購買兩艘600馬力配有衛星導航、雷達、探漁器等助航設備及配套拖網捕魚作業設施的舊船。二、南漁公司負責在資金落實后6個月內將兩艘新船造好,并投入使用。三、南方公司將船承包給南漁公司經營,南漁公司每年上繳給南方公司利潤1,000,000元。四、雙方合作期限為8年,即在合作期內,南漁公司需向南方公司上繳累計8,000,000元。五、合作期間,船舶所有權屬南方公司,使用權屬南漁公司,合作期滿后,所有權歸南漁公司。六、為保證南漁公司按期將南方公司應得利潤如數上繳給南方公司,金鷗漁管區和工業品公司同意分別作為南漁公司的第一擔保人和第二擔保人。為保證上繳利潤,南漁公司可以在每航次產值中按比例提取金額,分期交給第二擔保人代管,由第二擔保人按規定日期交給南方公司。七、南漁公司若不能按期、按量履行合同,第一擔保人須無條件代南漁公司墊支不足部分的金額。第一擔保人不能履行合同時,第二擔保人須無條件代墊不足部分的金額。八、南漁公司如違反合同,南方公司有權要求南漁公司賠償由此造成的損失,如南漁公司或擔保人不能抵償損失,南方公司有權拍賣乙方的不動產或船只,直至收回南方公司應得上繳利潤。金鷗漁管區和工業品公司作為第一擔保人及第二擔保人在該合同上簽字蓋章。1989年8月22日,南方公司將3,000,000元轉入南漁公司帳戶。
          1990年1月20日,南方公司與南漁公司簽訂《聯營承包補充協議》,就追加投資約定如下:一、南方公司追加投資1,000,000元,委托南漁公司完成在建的兩艘拖網船。二、南漁公司負責在資金落實后,2個月內將兩艘新船造好并投入使用。三、南方公司將船承包給南漁公司經營,南漁公司每年上繳給南方公司利潤300,000元。四、雙方合作期限為8年,即在合作期內,南漁公司需向南方公司上繳累計2,400,000元。加上原合同需上繳的利潤8,000,000元,總共10,400,000元。五、合作期間,船舶所有權屬南方公司,使用權屬南漁公司。合作期滿后,所有權歸南漁公司。六、為保證南漁公司按期將南方公司應得利潤如數上繳給南方公司,工業品公司同意作為南漁公司的擔保人。為保證上繳利潤,南漁公司可以在每航次產值中按比例提取金額,分期交給擔保人代管,由擔保人按規定日期交給南方公司。工業品公司作為擔保人在該合同上簽字蓋章。1990年1月22日,南方公司將1,000,000元轉入南漁公司帳戶。
          被告南漁公司于1990年10月10日、11月18日及1993年8月17日分別向南方公司繳款500,000元、500,000元和
          100,000元,共計1,100,000元。此后,南漁公司沒有再向南方公司支付利潤。
          1990年3月1日,陽江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批準工業品公司更名為工業公司。2000年9月6日,陽江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出具的工業公司工商登記情況表明,該公司成立日期為1988年8月6日,核準日期為1999年4月20日。沒有證據證明工業公司已被注銷登記。
          1992年11月2日,陽江市人民政府辦公室作出的第28號《關于償還中農信公司貸款問題的會議紀要》,主要內容為:10月25日上午,莫章德副市長主持召開專門會議,就如何償還中農信公司貸款問題,與有關部門進行了協商,并基本達成協議。會議有關內容紀要如下:一、信貸關系的大致經過:1991年8月工業公司由陽江發行擔保,向中農信公司貸款8,300,000元,期限為1991年8月8日至1992年8月7日。原來的貸款,由陽江市經委分別轉借給酒廠、小刀工業公司、膠管廠、空調廠、漆器廠、小刀總廠、機械廠、食品廠、電瓷廠等9家下屬企業。按合同規定,到期應還貸款本息、手續費等共計9,777,100元。目前除食品、電瓷兩家企業還清貸款外,其余均未還款。會議認為,用款單位長期拖欠的作法,不僅違反合同規定,也影響陽江市的信譽,必須采取措施還款。二、還款辦法:1、把原來隸屬于陽江市經委的工業公司所有的人、財、物和一切債權債務,劃歸陽江發行承擔和管理。之后,由工業公司向市經委一次性補交600,000元的管理費。2、工業公司所欠中農信公司的上述貸款共9,777,100元(含息),由陽江發行如數償還給中農信公司。3、原中農信公司借給企業的貸款,一律改為向陽江發行貸款,有關企業要立即與陽江發行建立信貸關系,并繳交所欠利息。借款單位必須抓緊時間還款,否則在通過法律程序后,陽江發行有權處理企業的財產用以歸還借款。原告未能舉證證明上述會議紀要已經得到具體落實。
          本案在審理中,被告陽江發行在提交答辯狀期間對管轄權提出異議。本院于2000年4月14日裁定駁回被告陽江發行對本案管轄權提出的異議。被告陽江發行對上述裁定不服,向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于8月9日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審裁定。
          合議庭認為:本案所涉合同名稱雖為聯營合同,但從該合同約定的權利義務內容看,符合船舶融資租賃合同的特征,合同的內容與合同的名稱不一致。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經濟合同法的名稱與內容不一致如何確定管轄權問題的批復》,合同的性質應以合同約定的權利義務內容來確定,故本案實質上是一宗船舶融資租賃合同糾紛。
          鑒于陽江市人民政府辦公室作出的《關于償還中農信公司貸款問題的會議紀要》僅是一個專題會議的內容紀要,參加會議的單位并沒有根據該會議紀要簽訂任何法律文件。原告未能舉證證明該紀要已經具體落實,且沒有證據證明工業公司被注銷登記,應視為該公司仍存在。工業公司的債務仍應由該公司自行承擔,被告陽江發行沒有義務承擔工業公司的債務。原告請求被告陽江發行承擔本案相關責任的訴訟請求無理,應予駁回。
          1989年7月28日,南方公司與被告南漁公司作為合同雙方、被告金鷗漁管區及工業公司作為被告南漁公司擔保人所簽訂的《聯營承包合同》,以及1990年1月20日南方公司與被告南漁公司作為合同雙方、工業公司作為被告南漁公司擔保人所簽訂的《聯營承包補充協議》,是各方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表示,合法有效,各方均應遵照執行。南方公司履行了約定的合同義務,支付了相應的款項,有權向有關合同當事人主張相應的合同權利。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涉及中國農村發展信托投資公司經濟糾紛案件有關問題的補充通知》規定,原中農信公司解散后,其法律主體已不存在,或有資產由中國建設銀行予以追索。又據中國建設銀行1998年8月13日發出的《關于下發〈承接原中農信公司有關債權變更法律手續實施方案〉的通知》精神,原中農信公司的債權主體變更為中國建設銀行,原中農信公司總部的債權變更由總行第二營業部以總行名義辦理,原中農信公司各金融分支機構的債權變更由其所在地分行以該分行名義辦理。南方公司作為中農信公司的分支機構解散后,原告廣東建行有權替代南方公司主張上述合同項下原南方公司所應享有的債權。
          按照本案所涉合同的補充協議的約定,被告南漁公司應履行合同項下義務,支付相應的對價(即合同所稱的上繳利潤,實際上是租金)。按照《聯營承包合同》約定,1989年8月22日南方公司將3,000,000元轉入被告南漁公司帳戶,此時資金已落實,被告南漁公司應在6個月內將兩艘船造好并投入使用,被告南漁公司依約開始租用經營船舶的時間應是1990年2月22日。截至1998年2月22日,被告南漁公司共應向原南方公司支付租金8,000,000元。按照《聯營承包補充協議》約定,1990年1月22日南方公司將1,000,000元轉入南漁公司帳戶,此時資金已落實,被告南漁公司應在2個月內將兩艘船造好并投入使用,被告南漁公司依約開始租用經營船舶的時間應是1990年3月22日。截至1998年3月22日,被告南漁公司共應向原南方公司支付租金2,400,000元。
          被告南漁公司截至1993年8月17日,共向南方公司繳款1,100,000元,尚欠南方公司租金9,300,000元。原告廣東建行請求被告南漁公司支付9,300,000元,應予支持。但其中6,900,000元利息應從1998年2月23日起計至2000年9月28日;2,400,000元利息應從1998年3月23日起計至2000年9月28日。
          本案所涉擔保行為發生在1995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施行之前,不能適用該法,而應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在審理經濟糾紛案件中有關保證的若干規定》處理。根據該規定第11條的規定,保證合同中沒有約定保證責任期限或者約定不明確的,保證人應當在被保證人承擔責任的期限內承擔保證責任。故,本案不存在債權人在6個月保證期間內沒有要求保證人承擔保證責任,保證人對合同的履行不再承擔保證責任的問題。
          依照《聯營承包補充協議》第七條的規定,南漁公司若不能按期、按量履行合同,第一擔保人金鷗漁管區須無條件代南漁公司墊支不足部分的金額。據此,被告金鷗漁管區對被告南漁公司合同項下的債務應承擔連帶保證責任。
          由于被告金鷗漁管區不是《聯營承包補充協議》的保證人,對該協議項下的債務不承擔任何責任。原告廣東建行請求被告金鷗漁管區對被告南漁公司在上述補充協議項下所應承擔的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沒有事實、法律基礎,應予駁回。
          綜上所述,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八十九條第(一)項、第一百一十條的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南漁公司向原告廣東建行支付6,900,000元及其利息(從1998年2月23日起計至2000年9月28日止,利率以中國人民銀行同期流動資金貸款利率為準);被告金鷗漁管區對上述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二、被告南漁公司向原告廣東建行支付2,400,000元及其利息(從1998年3月23日起計至2000年9月28日止,利率以中國人民銀行同期流動資金貸款利率為準);
          三、駁回原告廣東建行對被告陽江發行的訴訟請求。
          本案受理費82,871元,由被告南漁公司負擔21,386元,被告南漁公司、金鷗漁管區共同負擔61,485元。原告廣東建行預交的受理費不另清退,被告南漁公司、金鷗漁管區應將所負擔的受理費逕向原告廣東建行支付。
          以上給付金錢義務,應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履行完畢。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
        審 判 長 吳自力     
        審 判 員 鄧宇鋒     
        代理審判員 黃秋生  
        二○○一年二月十九日
        書 記 員 李韶峰  


        相關熱詞搜索:陽江市 廣東省 漁業

        上一篇:北京中瑞達防腐保溫有限責任公司與北京北辰機械廠融資租賃合同糾紛一案
        下一篇:浙江金融租賃股份有限公司與南方證券股份有限公司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

        分享到: 收藏
         
        租賃聯盟
        2020精品国产视_国产精品碰碰现在自在_精品国产综合色在线_japanese在线观看精品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