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wvclu"><blockquote id="wvclu"><ins id="wvclu"></ins></blockquote></dd><optgroup id="wvclu"></optgroup>
    <ruby id="wvclu"><li id="wvclu"><dfn id="wvclu"></dfn></li></ruby>
        <span id="wvclu"><sup id="wvclu"></sup></span>

      1. <input id="wvclu"><em id="wvclu"><pre id="wvclu"></pre></em></input>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中國農業銀行黑龍江省分行宏博支行與北方國際租賃有限公司擔保合同糾紛案
        2015-01-05 13:41:11   來源:   評論:0 點擊:

                上訴人(原審被告):中國農業銀行黑龍江省分行宏博支行。住所地: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南崗區西大直街129號。
          負責人:徐鳳義,該行行長。
          委托代理人:劉景學,黑龍江省雙鴨山市東大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趙福臣,黑龍江省雙鴨山市東大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北方國際租賃有限公司。住所地:遼寧省大連市人民路9號。
          法定代表人:張宗良,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高建國,大連市先河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中國農業銀行黑龍江省分行宏博支行(以下簡稱宏博支行)為與被上訴人北方國際租賃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北方公司)擔保合同糾紛一案,不服黑龍江省高級人民法院(1996)黑經初字第17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依法組成由審判員葉小青擔任審判長,代理審判員王闖、錢曉晨參加評議的合議庭進行了審理,書記員張銳華擔任記錄。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查明:佳木斯市環氧乙烷技術改造工程建設指揮部(以下簡稱指揮部)及其上級主管部門佳木斯市石油化學工業局為解決佳木斯石油化工廠(以下簡稱化工廠)的萬噸環氧乙烷技術改造工程資金不足問題,自1989年4月起,開始與北方公司洽談擬采用回租賃方式融資190萬美元。1989年9月7日,黑龍江省農業銀行國際業務部(以下簡稱農行國際部)致指揮部一份"關于為佳木斯石油化工廠萬噸環氧乙烷工程引進設備回租賃提供有限外匯信用擔保意向的函"((89)27號),提出了提供擔保的條件。1990年2月6日,指揮部向佳木斯市石油化學工業局提交《關于萬噸環氧乙烷工程引進設備采取回租賃的請示》(佳環建字(1990)第4號),基本內容為:經與北方公司多次切磋,擬以進口設備和進口安裝用不銹鋼材,采取回租賃的辦法,向該公司借款190萬美元,用于工程進口催化劑和部分高碳醇,保證投料試車。佳木斯市石油化學工業局和佳木斯市計劃委員會分別于1990年2月9日和2月15日同意批準上述請示。同年2月19日,出租人北方公司與承租人化工廠簽訂租賃合同,約定:設備價為190萬美元,租金總額為251.79萬美元,租賃期限為四年,起租日為貨款支付日,第一次租金應在起租日后12個月支付,以后每隔6個月付一次,共分七次付清,租金的年利率為11.87%。同年3月31日,農行國際部致函指揮部稱:"經實地考察,我部原則上同意提供190萬美元回租賃外匯信用擔保。請你部抓緊落實我部(89)27號便函中所提出的擔保條件,在與租賃部門辦理回租賃手續時,應將回租賃協議內容報送我部。我部確認后,方可正式簽署生效文件"。同年4月14日,化工廠致函北方公司稱:"經研究,愿將萬噸環氧乙烷工程引進設備、儀表及安裝用不銹鋼管等產權轉讓給貴公司,并作為貴公司回租賃給我廠的設備"。同年5月7日,農行國際部向北方公司出具一份不可撤銷的外匯租金擔保函,承諾:"在本擔保函有效期內,如果承租人沒有按租賃合同規定支付部分或全部租金,擔保人在接到貴公司書面通知后,十天內向貴公司支付應由承租人支付的包括遲延利息在內的款項"。同日,農行國際部與化工廠簽訂一份擔保協議,約定擔保金額為252萬美元(含本金190萬美元和租賃利息62萬美元),以及擔保期限、擔保責任、擔保費用、反擔保單位等內容。同年7月,國家外匯管理局黑龍江分局以(黑)外管備案編號(90)第23號《外匯擔保備案證書》將中國農業銀行黑龍江省分行與佳木斯石油化工廠簽訂的上述擔保協議予以備案。同年6月至11月,北方公司分數次付款190萬美元。1991年11月13日、1992年5月12日,化工廠分兩次支付租金合計72.792萬美元。至合同期滿,化工廠尚有181?98萬美元租金無力支付。此后,北方公司曾多次要求農行國際部承擔保證責任,均遭拒絕。北方公司遂起訴至黑龍江省高級人民法院,請求判令農行國際部償還租金及逾期利息共計401.742555萬美元,并承擔案件的訴訟費。
          另查明:1995年12月5日,佳木斯市中級人民法院以(1995)經破字第9號民事裁定書裁定宣告化工廠破產還債,并于1996年1月17日向農行國際部發出破產還債通知書,但農行國際部并未申報破產債權,北方公司依法申報了債權。1996年5月20日,黑龍江省高級人民法院因化工廠已由佳木斯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宣告破產且北方公司已申報債權,應農行國際部的請求,以(1996)黑經初字第17號民事裁定書裁定本案中止審理。1999年12月29日,佳木斯市中級人民法院以(1999)佳經破字第9-2號民事裁定書裁定終結化工廠破產程序,北方公司破產債權分配為零。關于回租賃的設備,佳木斯市中級人民法院出具的說明認為,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的有關規定,北方公司租賃給化工廠的設備所有權屬于北方公司,不作為破產財產參與分配。2000年7月26日,因本案中止訴訟的原因已消除,應北方公司的請求,黑龍江省高級人民法院以(1996)黑經初字第17-1號通知書決定恢復對本案的審理。截止2000年7月31日,按租賃合同約定,租金所發生的逾期利息為219.762555萬美元。
          北方國際租賃有限公司是1985年9月15日由國家對外經濟貿易部批準成立的中外合資企業,外經貿資審字(1985)62號批準證書列明的經營范圍是對以下各項實行租賃、轉租賃、租借和對外出租資產的銷售處理業務:(1)國外和國內生產的技術先進的機械、電氣設備、交通運輸工具(不包括國家限制進口的車輛)、儀器儀表(以上包括單機和成套)、旅游設施、公寓、辦公樓、倉庫等建筑物(包括所需材料、設備和用品);(2)可以從外國和中國購買為經營前項租賃、租借業務所必需的技術和貨物;(3)對租賃業務的咨詢和擔保。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為其頒發《企業法人營業執照》,其經營范圍包括機電設備(交運工具)、儀器儀表、房屋、旅游設施的租賃;轉租賃業務及有關的咨詢、擔保業務等。
          1997年,中國人民銀行黑龍江省分行以(1997)第280號《關于中國農業銀行黑龍江省分行國際業務部改建為宏博支行的批復》,將原黑龍江省農業銀行國際業務部對外業務經營部分歸改建后的黑龍江農業銀行直屬營業單位宏博支行。
          黑龍江省高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北方公司與化工廠所簽租賃合同的實質為融資租賃合同,其具體方式為回租業務;刈鈽I務是承租人和出賣人為同一人的特殊融資租賃方式,是指承租人將自有物件出賣給出租人,同時與出租人簽訂一份融資租賃合同,再將該物件從出租人處租回的租賃形式。北方租賃公司進行租賃活動是其正常的經營范圍;S為解決資金不足而與北方公司簽訂融資租賃合同,是經過計劃部門批準的。雙方簽訂合同的意思表示一致,合同內容不違反法律規定,因此,北方公司與化工廠所簽融資租賃合同為有效合同。農行國際部是在了解融資租賃合同簽約的全過程和化工廠提供反擔保后,才向北方公司出具保證的,故北方公司與化工廠所簽融資租賃合同中的租金及利息等條款對農行國際部也具有約束力。農行國際部擔保的是債權,并非擔保租賃合同的簽約各方對物件的占有、使用、所有及處分等物的權利,所以,農行國際部應當在北方公司向其主張債權時,按照擔保函的承諾代替化工廠償還租金。由于農行國際部拒絕承擔保證責任,因此還要對租金本金所產生的逾期利息承擔償還責任;S破產后的債權是否停息,是其作為債務人與各債權人之間債的關系,與農行國際部拒絕承擔保證責任所產生的后果并無關聯。宏博支行承擔了農行國際部的原有業務,故應在本案中接替農行國際部承擔民事責任。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八十九條第一款第(一)項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九條的規定,判決如下:中國農業銀行黑龍江省分行宏博支行于本判決生效后十日內支付給北方國際租賃有限公司租金1819800美元、逾期利息2197625.55美元。合計為4017425.55美元(逾期利息計算至2000年7月31日,2000年8月1日起至本判決生效后十日內的利息按年利率11?8%另行計算)。案件受理費109084元人民幣,由中國農業銀行黑龍江省分行宏博支行負擔。
          宏博支行不服黑龍江高級人民法院上述民事判決,向本院上訴稱:一審法院的判決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錯誤。理由是:其一,《租賃合同》是違反法律規定的無效合同。北方公司并未取得辦理《經營金融業務許可證》和《經營外匯業務許可證》,不具備從事非銀行金融機構的主體資格。而且,無論是國家外貿部頒發的《批準證書》還是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頒發的《企業法人營業執照》,都沒有在經營范圍中列明回租賃業務,因此北方公司不具備回租賃經營的主體資格。北方公司在明知自己不具備回租賃、借貸的經營主體資格的情形下,通過訂立租賃合同的合法方式掩蓋非法借貸的目的,違反了國家法律、法規的禁止性規定,因此租賃合同應認定無效。其二,被上訴人依法不能享有租賃物所有權和取得全部租金的雙重權利!蹲赓U合同》第十三條約定:租賃期滿后,化工廠向北方公司支付全部租金及其他費用并向北方公司支付完殘值后,北方公司對租賃物的所有權即自動轉移至化工廠;S被宣告破產時已經喪失了繼續履行《租賃合同》的民事主體資格,既不能支付租金及其費用,也無法接受所有權的轉移。一審判令上訴人代位為化工廠償還全部租金及逾期利息,也應判令上訴人代為接收租賃物所有權的權利。一審判決只判令上訴人承擔代為償還債務的責任,又不以作為的方式肯定上訴人取得代位接收租賃物的權利,加重了上訴人依法所應承擔的法律責任,使之判決有失公正。其三,一審法院判令上訴人承擔逾期利息219.762555萬美元沒有合同依據和法律依據!蹲赓U合同》第11條第1項規定,如果化工廠不支付租金或違反本合同任何條款或對合同以外的其他租賃合同、籌措資金合同和購買合同條款發生重大違約時,北方公司有權要求化工廠立即清付租金和其他費用的全部或一部分,或者終止執行合同,收回租賃物,并向化工廠提出賠償損失的要求。然而,北方公司在明知化工廠不能按期支付租金的重大違約事由已經發生,而不按照《租賃合同》的特別約定即采取措施防止損失的擴大,應當承擔過錯責任。上訴人只應在化工廠第一次不能按期支付租金的1991年5月17日起至1991年11月13日止給付第一筆租金的逾期利息的范圍內承擔擔保責任。北方公司對于擴大的損失部分依法無權向上訴人提出賠償請求。其四,一審法院判令上訴人承擔181.98萬美元租金沒有法律依據和合同依據。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17條之規定,北方公司要求上訴人清償擔保債務的前提法定要件,是北方公司在破產程序中申請破產受案法院拍賣租賃物,根據拍賣所得取其差值后才能請求上訴人代為清償。北方公司沒有申請破產受案法院拍賣,而是以所有權人的身份將租賃物收回。同理,北方公司應當以收回租賃物之日起為基準日,按照法定程序評估確認租賃物價值,取其差值才可以請求上訴人代位清償。而北方公司既沒有申請進行拍賣,也沒有進行依法評估,要求上訴人清償其181.98萬美元于法無據。而且該181.98萬美元租金也同屬于北方公司按照《租賃合同》約定依法應當積極作為而不作為所形成的擴大損失部分,要求上訴人代位清償也沒有合同依據,因此一審判決適用法律錯誤。另外,按照破產法定程序北方公司在四余年前既可以所有權人的身份收回租賃物,并且已經收回。迄今為止租賃物如因為保管不善造成嚴重損失和嚴重貶值這部分損失依法只能由其自己承擔。故請求本院依法撤銷一審判決或者改判,令北方公司承擔全部或者部分一、二審訴訟費用。
          被上訴人北方公司答辯稱:第一,北方公司與化工廠簽訂的租賃合同實質上是回租賃合同,該合同合法有效。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定義的融資租賃,融資租賃合同關系的主體有三方當事人,即出租人、承租人和供貨人。而回租賃的特點是承租人自己同時作為租賃設備的出賣人和承租人,整個業務仍然包含買賣和租賃兩種法律關系,完全符合融資租賃的特征,回租賃是融資租賃的一種特殊形式。本案查明的事實充分證明,北方公司與化工廠之間的租賃業務是回租賃業務,且融資租賃業務是北方公司的正常業務,無需中國人民銀行及其他部門的另行批準,農行國際部也非常清楚回租賃業務的背景,并為化工廠出具了外匯擔保函,因此租賃合同合法有效。第二,關于農行國際部提出的北方公司不能享有租賃物的所有權和取得全部租金雙重權利的問題,一審法院是針對北方公司的訴訟請求予以判決,并未涉及各方當事人都無爭議的租賃物所有權轉讓問題。按照擔保函的規定,農行國際部提供的保證屬于連帶責任保證。在1995年佳木斯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化工廠破產還債時,北方公司及時提醒農行國際部參加破產程序以減少損失,但其拒不承擔保證責任,也不參加破產程序,為此,北方公司向法院申報了債權并委托法院拍賣租賃設備,但破產法院認定租賃物不屬于破產財產。因此,北方公司要求農行國際部履行擔保責任是完全正當的,在其償付全部租金及利息并支付租賃設備的殘值后,北方公司將立即把租賃設備的所有權轉讓給農行國際部。第三,租賃合同第11條規定的北方公司在化工廠違約時有權要求立即付清租金和其他費用的全部或者一部分,以及終止執行合同、收回租賃物件、并向化工廠請求賠償損失等,僅僅是北方公司的權利而不是義務。何況合同明確約定雖然北方公司有權采取上述措施,但是并不能免除合同規定的化工廠的其他義務,北方公司有權要求化工廠繼續履行租賃合同和農行國際部承擔擔保責任。第四,農行國際部擔保的是債權,承擔的是在承租人違約的情況下立即付款的責任,并不是擔保租賃合同項下各方對租賃物件的占有、使用及處分等權利,因此農行國際部應按照擔保函立即履行擔保責任。故請求法院駁回農行國際部的上訴請求,維持原審判決。
          本院認為:北方公司與化工廠之間的回租賃法律關系是否因北方公司的主體資格而無效,系本案雙方當事人的爭議焦點之一。根據本院《關于審理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及其通知(法發(1996)19號),融資租賃合同是指出租人根據承租人對租賃物的特定要求和對供貨人的選擇,出資向供貨人購買租賃物,并租給承租人使用,承租人按約定幣種支付租金,在租賃期滿時,按約定的辦法取得租賃物所有權的協議。中國人民銀行2000年6月30日發布實施的《金融租賃公司管理辦法》第四十七條規定,回租賃是指承租人將自有物件出賣給出租人,同時與出租人簽訂一份融資租賃合同,再將該物件從出租人處租回的租賃形式;刈鈽I務是承租人和出賣人為同一人的特殊融資租賃方式,屬于租賃業務的一種。在本案中,北方公司與化工廠之間因租賃合同等而形成的法律關系,實質上就是回租賃這種特殊的融資租賃法律關系。由于北方公司是國家對外經濟貿易部批準成立的中外合資企業,且由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頒發《企業法人營業執照》,其經營范圍主要包括租賃、轉租賃、租借和對外出租資產的銷售處理業務,因此,融資租賃業務屬于北方公司的正常業務范圍。雖然國家對外經濟貿易部外經貿資審字(1985)62號關于批準成立北方公司的批準證書所列舉的經營范圍中并未列明回租賃業務,但是,國家對外經濟貿易部于2001年8月14日發布并于同年9月1日實施的《外商投資租賃公司審批管理暫行辦法》第十二條規定進一步明確了外商投資租賃公司的經營業務范圍可以包括回租賃業務方式,參照上述規定,本院認可北方公司具有從事回租賃業務的主體資格。此外,盡管北方公司既未依照中國人民銀行于1984年10月17日頒布的《關于金融機構設置或撤并管理的暫行規定》而取得《經營金融業務許可證》,亦未依照1991年2月21日中國人民銀行與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聯合頒布的《關于金融機構辦理年檢和重新登記注冊問題的通知》而取得《經營外匯業務許可證》,但根據本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一)》(以下簡稱合同法司法解釋)第三條、第十條之規定,即使本案中的租賃合同在合同法頒布之前可能因超越經營范圍而無效,但本案在合同法律適用依據方面無疑應當適用新合同法及其司法解釋,不能輕易認定超越經營范圍的民事行為無效。特別是根據合同法司法解釋第四條"合同法實施以后,人民法院確認合同無效,應當以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制定的法律和國務院制定的行政法規為依據,不得以地方性法規、行政規章為依據"之規定,本案中所涉中國人民銀行和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的上述辦法和通知皆屬行政規章類的規范性文件,故而不能作為人民法院認定合同無效的依據。加之,根據外經貿部《外商投資租賃公司審批管理暫行辦法》第十三條"融資租賃公司從事本辦法第十二條所規定的業務以外的金融業務的,需要經對外貿易經濟合作部同意,并按照中國人民銀行發布的《金融租賃公司管理辦法》的規定報中國人民銀行審批"之規定,外商投資租賃公司經營回租賃業務屬《外商投資租賃公司審批管理暫行辦法》第十二條所規定的業務范圍之內,因而無需中國人民銀行審批,因此,北方公司經營回租賃業務是否經過中國人民銀行的審批,并不影響北方公司從事回租賃業務的資格及有此形成法律關系的效力。本院認為,本案中北方公司與化工廠締結的租賃合同內容系雙方當事人真實意思表示,不違反國家法律和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應認定為有效;農行國際部與化工廠締結的擔保協議系雙方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表示,且該擔保協議亦經國家外匯管理局黑龍江分局予以備案,亦應認定為有效。故農行國際部關于北方公司不具有從事回租賃業務的主體資格以及租賃合同系違反法律規定的無效合同的主張沒有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北方公司是否因怠于主張租賃合同權利而導致損失擴大,宏博支行是否應就化工廠未償租金、利息以及逾期利息部分承擔清償責任,系本案雙方當事人的另一爭議焦點。本院認為,雖然租賃合同第11條第1項規定北方公司在化工廠違約時有權要求立即付清租金和其他費用的全部或者一部分,以及終止執行合同、收回租賃物件、并向化工廠請求賠償損失等,但該項所規定的僅是北方公司的權利而不是其義務;即使北方公司行使上述權利,也并不意味著化工廠的其他合同義務以及保證人保證債務的免除。無論是在決定要求承租人繼續履行合同或者行使合同解除權方面,還是在決定是向承租人行使合同權利抑或是向保證人主張清償保證債務方面,北方公司都享有法律規定的選擇權。因此,在北方公司未選擇行使租賃合同的解除權等而選擇向保證人主張清償保證債務時,并不屬于怠于主張權利的情形。租金債權屬于金錢債權,其特性是隨著時間的推移而自然產生利息,在沒有充分證據證明承租人即化工廠無力清償租金的情形下,就租金本身產生的利息并不屬于損失擴大范圍。在化工廠破產的情形下,因北方公司及時申報破產債權并行使取回權而取回租賃物,故亦不存在怠于行使權利的情形;S破產程序終結后,關于主合同租金本息所產生的逾期利息,系屬保證人因拒不履行保證債務所產生的從合同利息,并非北方公司怠于主張權利所導致的損失擴大部分。故原審法院關于租金本金及其利息計算的結果并無不當,宏博支行關于北方公司對于擴大的損失部分依法無權提出賠償請求的主張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關于北方公司是否可以依法享有租賃物所有權和取得全部租金的雙重權利,亦系本案雙方當事人的爭議焦點。本院認為,在主合同和擔保合同有效的情形下,擔保人的擔保責任在本質上屬于代位清償的責任,即代替債務人向債權人清償債務。因此,擔保人在承擔代為清償責任之后,在其可得求償的范圍內,債權人所享有的權利當然轉移于擔保人,即擔保人因代為履行而取得代位權;同時,擔保人也因代位清償而自然產生對債務人的求償權。此時,擔保人因為代位履行而產生的代位權和求償權情形,屬于請求權競合。在其中一權利的行使而得到滿足時,其他權利即歸消滅。本案中的租賃物因系北方公司取回權的客體而被排除在化工廠破產財產范圍之外,化工廠的破產致使宏博支行無法行使基于代位履行而享有的求償權,因此,宏博支行可以行使代位權而在其可得求償的范圍內取得北方公司對化工廠所享有的權利,其中當然包括對租賃物的所有權。北方公司應當在宏博支行承擔保證責任之后,將租賃物的所有權轉移給宏博支行。一審判決判令宏博支行承擔代位為化工廠償還全部租金及逾期利息責任的同時,亦應判令宏博支行享有代為接收租賃物所有權的權利。故而,一審法院認定租賃合同和擔保協議有效正確,但未對租賃合同項下的租賃物所有權的轉讓問題予以處理不妥,故宏博支行關于北方公司依法不能享有租賃物所有權和取得全部租金的雙重權利的主張有理,本院予以支持。北方公司應在中國農業銀行黑龍江省分行宏博支行付清租金和逾期利息后,將租賃合同項下的租賃物所有權轉移給中國農業銀行黑龍江省分行宏博支行。
          綜上,本院認為:原審判決雖認定事實清楚,但部分事項處理不當,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一)》第三條、第四條、第十條,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三條(二)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維持黑龍江省高級人民法院(1996)黑經初字第17號民事判決主文以及案件受理費負擔部分。
          二、北方國際租賃有限公司在中國農業銀行黑龍江省分行宏博支行付清上述款項后,將租賃合同項下的租賃物所有權轉移給中國農業銀行黑龍江省分行宏博支行。
          三、駁回中國農業銀行黑龍江省分行宏博支行的其他訴訟請求。
          二審案件受理費109084元,由中國農業銀行黑龍江省分行宏博支行承擔65450.4元,由北方公司承擔43633.6元。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葉小青     
        代理審判員 王 闖     
        代理審判員 錢曉晨  
        二00一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書 記 員 張銳華  


        相關熱詞搜索:黑龍江省 糾紛案 北方國際

        上一篇:海南省國營福報農場與中國經濟開發信托投資公司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
        下一篇:太平洋租賃有限公司與中國建設銀行吳江市支行借款合同糾紛案

        分享到: 收藏
         
        租賃聯盟
        2020精品国产视_国产精品碰碰现在自在_精品国产综合色在线_japanese在线观看精品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