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wvclu"><blockquote id="wvclu"><ins id="wvclu"></ins></blockquote></dd><optgroup id="wvclu"></optgroup>
    <ruby id="wvclu"><li id="wvclu"><dfn id="wvclu"></dfn></li></ruby>
        <span id="wvclu"><sup id="wvclu"></sup></span>

      1. <input id="wvclu"><em id="wvclu"><pre id="wvclu"></pre></em></input>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太平洋租賃有限公司與中國建設銀行吳江市支行借款合同糾紛案
        2015-01-05 13:42:02   來源:   評論:0 點擊:

                上訴人(原審被告):太平洋租賃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雁蕩路107號2E室。
          法定代表人:方為群,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張宏善,該公司副總經理。
          委托代理人:郭志聯,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司令部法律顧問室主任。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中國建設銀行吳江市支行。住所地:江蘇省吳江市縣府路53號。
          負責人:凌洪興,該行行長。
          委托代理人:王金財,該行副行長。
          委托代理人:孫惠方,該行信貸科職員。
          上訴人太平洋租賃有限公司為與被上訴人中國建設銀行吳江市支行借款合同糾紛一案,不服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1996)蘇經初字第36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經審理后,以原判認定事實不清,漏列訴訟當事人為由,裁定將此案發回重審。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重審后,于1997年12月6日作出(1997)蘇經初字第44號民事判決,太平洋租賃有限公司不服該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進行了審理,現已審理終結。
          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查明:1992年3月10日,甲方中國建設銀行吳江市支行(以下簡稱吳江建行)與乙方太平洋租賃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太租公司)簽訂一份"同業拆借人民幣協議書",約定:吳江建行拆借給太租公司450萬元人民幣,吳江建行向太租公司提供的資金必須用于吳江建行指定的企業,太租公司不得挪作他用;吳江建行向太租公司提供的資金期限,必須與租賃項目的租賃期一致,太租公司還給吳江建行貸款的資金是吳江建行指定企業的租賃款,若企業租金到期不能歸還需延長期限,那么太租公司歸還吳江建行貸款的期限也作相應延長,太租公司不負墊款責任;吳江建行先提供資金給太租公司,太租公司再做融資性租賃(或回租),吳江建行協助太租公司請企業向太租公司提供必要文本和資料,承租企業不向太租公司提供任何形式的擔保;吳江建行向太租公司提供的貸款利率為月息7.20‰,太租公司向企業收取的租賃利潤率在吳江建行貸款利率的基礎上加收0.495‰,利息均按實際天數計算;太租公司向企業收取貸款的0?5%手續費和500元委托費,在資金劃撥給企業時扣收;貸款時間從1992年3月11日至1995年3月10日止。同年8月25日,吳江建行與太租公司又簽訂一份"同業拆借人民幣協議書",約定吳江建行拆借給太租公司人民幣400萬元,貸款利率為月息7.2‰,貸款時間從1992年8月25日至1995年8月25日止,該協議的其他條款與1992年3月10日雙方簽訂的協議相同。兩份協議簽訂后,吳江建行于1992年3月11日和同年8月25日分別匯給太租公司450萬元和400萬元。太租公司收款后,從1992年7月至1993年7月分別支付給吳江建行兩份協議約定的利息525960元和288000元。借款到期后,本金及部分利息未能支付,吳江建行于1995年8月25日,向太租公司發出催款通知書,太租公司接到催款通知書后仍未能歸還所欠本金及利息。為此,吳江建行于1996年5月16日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判令太租公司歸還尚欠本金及利息。
          1992年3月11日,太租公司與吳江工業濾布廠簽訂了購貨合同、回租協議和融資租賃合同一份,約定由吳江工業濾布廠將滌綸POY紡絲機以450萬元的價格出售給太租公司,太租公司購得此設備后,再回租給吳江工業濾布廠,租賃期三年,自1992年3月11日至1995年3月11日,吳江工業濾布廠到期應支付租金總額為5763903.75元,租金支付方式為每四個月結息一次,最后還本。同年8月25日,太租公司又與吳江滌綸廠簽訂購貨合同、回租協議和融資租賃合同各一份,約定由吳江滌綸廠將滌綸POY紡絲機以400萬元的價格出售給太租公司,太租公司購得此設備后,再回租給吳江滌綸廠,租賃期三年,自1992年8月24日至1995年8月25日,吳江滌綸廠到期應付租金總額為5124496元,租金支付方式為按季結息,最后還本。簽約后,太租公司分別于1992年3月16日和8月27日將447.7萬元(扣除0?5%的手續費和500元委托費)和400萬元匯給吳江滌綸廠和吳江工業濾布廠。兩廠均未能按約如期支付租金,吳江工業濾布廠僅支付1993年7月11日之前的租金562 119?75元,吳江滌綸廠僅支付1993年6月20日之前的租金307 800元。
          另查明:吳江工業濾布廠與吳江滌綸廠(現名吳江中聯滌綸廠)同屬于蘇州中聯集團公司,該集團公司下屬的六個企業財產難以分割,賬目不分。上述兩份融資租賃合同中的租賃物件POY紡絲機是同一套設備,產權在吳江滌綸廠名下。該POY紡絲機,又稱KV441滌綸高速紡絲機,系滌綸長絲紡絲設備,原值13048 317元。吳江滌綸廠與太租公司1991年3月12日簽訂的本金為800萬元、承租期二年的融資租賃合同和吳江工業濾布廠與太租公司1991年10月3日簽訂的本金為1000萬元、承租期兩年的融資租賃合同,已經兩次以該設備為租賃物件進行出售和回租。1996年10月15日,吳江市人民法院裁定宣告包括吳江工業濾布廠、吳江滌綸廠在內的蘇州中聯集團公司破產還債。太租公司就吳江工業濾布廠和吳江絳綸廠拖欠的1992年3月11日和同年8月25日的兩份融資租賃合同項下的租金申報了債權,吳江市人民法院對其債權數額已作出確認。
          太租公司是中外合資經營企業,主要經營機械、電器、設備等租賃業務,該公司沒有領取金融許可證。
          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吳江建行與太租公司簽訂的兩份"同業拆借人民幣協議書",其主體、借款期限和用途均不符合同業拆借協議的法律特征。因太租公司不具備貸款主體資格,雙方明確約定太租公司所借資金必須用于與吳江建行指定企業做融資租賃業務,太租公司的還款責任決定于吳江建行指定企業租金的返還情況,兩份協議實質上是兩份對借款用途和還款責任有特別約定的借款合同。太租公司辯稱兩份協議實質是委托貸款協議,因無證據證明其采用直接拆借等非融資租賃方式將款項交給吳江建行指定企業,是受吳江建行委托或符合吳江建行的真實意思表示,其理由不能成立。兩份借款協議內容并不違反國家法律規定,應當認定為有效,雙方應依約履行,但太租公司與吳江工業濾布廠和吳江滌綸廠將同一套設備確定為四份租賃期間重合交叉的融資租賃合同的租賃物件,就同一標的物設定多次所有權移轉和回租,進行重復租賃,屬于以融資租賃為名行非法拆借之實的行為,改變了約定的用途,明顯增加了資金回收的風險,且無證據證明吳江建行同意其改變借款的用途,太租公司應承擔因改變資金用途進行違法拆借導致資金不能收回的風險,其不能以協議約定太租公司"不承擔墊款責任"為由對抗吳江建行的還款請求。太租公司改變貸款用途,致到期后未能歸還吳江建行借款本息,構成違約,應依法承擔歸還借款本息,支付逾期付款利息的責任。該院依照《借款合同條例》第十六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六條第(三)項、第十七條的規定,判決太租公司歸還吳江建行本金850萬元,支付約定利息1389240元和逾期罰息3371750元(計算至1997年12月6日,1996年5月1日之前按日萬分之五計算,1996年5月2日起按日萬分之四計算,合計13260990元,于判決生效后十日內一次性付清。案件受理費71 134元,由太租公司承擔。
          太租公司不服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的上述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稱:我公司是融資性租賃公司之一,具有開展融資租賃業務的主體資格。我公司與吳江建行之間不是一般意義上的借貸關系,而是一種附有特別約定的合同關系。我公司是按照兩份協議的條款,根據吳江建行的要求和約定將資金用于吳江建行指定的單位做租賃項目的,該筆資金確實已用于吳江建行指定單位的租賃項目,并非改變了用途。本案是一起由吳江建行指定用款人、利率、用款期限、還款人、不要用款人提供擔保、太租公司不負墊款責任、風險責任由吳江建行自負的經濟行為。本案重審判決認定事實不清,定性不妥,適用法律不當,請求依法駁回吳江建行的起訴。
          吳江建行答辯稱:太租公司是中外合資經營企業,沒有領取金融許可證,不具備拆借的主體資格,其與我行簽訂的兩份同業拆借人民幣協議書,不符合同業拆借的法律特征。太租公司違反合同,改變了資金的用途,是以融資租賃為名行非法拆借之實。太租公司在收到吳江建行的借款后,將資金非法拆借給吳江工業濾布廠和吳江滌綸廠,改變了約定的用途,增加了資金回收的風險,致到期后未能歸還吳江建行的借款本息,構成違約,應依法承擔歸還借款本息的全部責任。請求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本院還查明:1988年5月4日,中國人民銀行上海市分行滬銀金管(88)5049號關于同意太租公司視同金融機構的復函稱:經研究,我們認為你司三年來業務活動屬融資性租賃,具有金融機構的性質。為此,同意你公司視同金融機構對待。1992年3月12日,吳江建行經辦人夏國興致函太租公司朱衛經理稱:今托吳江滌綸廠有關人員帶上貴公司同我行合作的有關協議,請查收。拆出資金到貴公司賬戶后請即轉至滌綸廠賬戶。1993年3月20日,夏國興再次致函朱衛稱:現寄上拆出資金850萬元合同一式四份,期限四個月,利率7.56‰,請審查后無異議蓋章,返還我行二份?紤]到吳江滌綸廠租賃期限較長,拆出合同隨件寄上續辦合同,累計一年,請一并審查、返還。關于原450萬元拆出資金計收利息問題,我行經復查,在1992年6月20日前貴司結算給我行拆借利息已全部收妥。1992年6月21日起共收到貴司兩筆利息,一筆是132840元,另一筆是129600元,共262440元,推算結息期是1992年6月21日至1993年2月18日止,共243天。今日同時附上450萬元1993年2月19日-1993年3月20日應收息清單和400萬元1992年12月21日-1993年3月20日7.2‰應收息清單兩份,請復查后,貴司收到租賃費后即劃付我行。
          1991年3月2日,太租公司將一套價值800萬元滌綸紡絲及牽伸設備租賃給吳江滌綸廠,并于同年7月2日借款300萬元給該廠,均由吳江建行提供書面擔保,因吳江滌綸廠未能如期歸還本金和利息致訟,經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審理于1996年7月11日結案。1991年10月3日,太租公司將一套價值1000萬元的滌綸紡絲設備租賃給吳江工業濾布廠,吳江建行為此出具擔保,因承租方未依法還本付息致訟,給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審理于1996年7月11日結案。1997年7月3日原審法院詢問吳江滌綸廠和吳江工業濾布廠清算辦公室副主任陸民祖時,陸民祖證實吳江滌綸廠和吳江工業濾布廠是兩塊牌子,一套人馬,實際上為我們借到錢,與太租公司以融資形式,把錢借給我們。協議所借850萬元,是用在我們設備上的,當時三方(吳江建行、太租公司、廠方)談的,后協議是二方簽的。
          本院認為:本案所涉協議中約定,太租公司接受吳江建行委托,將吳江建行提供的資金,按照協議第一條約定用于吳江建行指定的兩企業,即吳江工業濾布廠和吳江滌綸廠,并約定了具體的金額、利息和期限等。本案協議中還約定了還款來源,即為吳江建行指定的企業的租賃款。如企業租期要延長,則太租公司償還期也作相應延長,還約定承租企業不向太租公司提供任何形式的擔保。從本案有關證據情況看,吳江建行的真實意思是,由于自己受貸款規模的限制,無法將資金直接貸給吳江滌綸廠和吳江濾布廠,后來才通過拆借、租賃的形式,達到借貸之目的。故本案合同應認定為委托貸款,不應認定為拆借合同。雖然雙方委貸的意思表示真實,但因太租公司未取得金融許可證,應當認定協議無效。1992年3月16日、8月27日的匯款憑證,證明該兩筆款項全部按吳江建行要求,匯入所指定的企業,吳江滌綸廠和吳江濾布廠的發票,證明該兩企業收到了全部款項。吳江滌綸廠和吳江濾布廠清算辦公室副主任陸民祖在接受原審法院詢問時,證實本案850萬元是用于兩企業,經與太租公司、吳江建行協商后,廠方才與太租公司簽訂了融資租賃協議。拆借協議約定太租公司收到拆借款后,再與用資企業做融資性租賃(或回租),而太租公司也確實是與兩用款企業簽訂了融資租賃協議、回租協議及購貨合同后,才按夏國興書面意見將拆借資金劃撥給兩用款企業,說明吳江建行對融資租賃協議的簽訂履行情況,及850萬元的真實用途是清楚的。協議第三條約定,承租企業不向太租公司提供任何形式的擔保,應視為吳江建行同意太租公司放棄了擔保措施,最后導致兩筆款項無法收回的結果并非太租公司過失所造成。吳江建行對兩筆款項流失應承擔主要責任。盡管太租公司代吳江建行發放該兩筆貸款,并以融資租賃的形式而為之,是雙方所同意的,但太租公司在未取得金融許可證的情況下,將同一套紡絲設備重復租賃,且是進行假租賃,該公司對造成兩筆款項流失,也有一定過錯,對該兩筆款項的流失也應承擔部分責任。太租公司關于本案協議屬附條件的合同關系,風險責任由吳江建行自負,應駁回吳江建行訴訟請求的上訴理由部分成立,其成立部分,應予支持。原審法院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不當,應予以糾正。經本院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第(二)、(三)項和第一百五十八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變更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1997)蘇經初字第44號民事判決為:太平洋租賃有限公司歸還本金850萬元的15%即127.5萬元,并支付該127.5萬元的利息208386元和逾期罰息(從1995年3月11日和8月26日起至付清本金之日止,按中國人民銀行有關規定辦理)給中國建設銀行吳江市支行。
          二、中國建設銀行吳江市支行的其他經濟損失自行承擔。
          以上應付款項于本判決生效后30日內付清,逾期給付,按《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三十二條之規定處理。
          一、二審案件受理費各68484.8元,由中國建設銀行吳江市支行各承擔58212.08元,由太平洋租賃有限公司各承擔10272.72元。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李天順   
        審 判 員 宋曉明   
        代理審判員 吳慶寶  
        二000年一月三十一日
        書 記 員 沙 玲  


        相關熱詞搜索:吳江市 糾紛案 太平洋

        上一篇:中國農業銀行黑龍江省分行宏博支行與北方國際租賃有限公司擔保合同糾紛案
        下一篇:哈爾濱秋林股份有限公司與中國工商銀行黑龍江省分行直屬支行租賃合同糾紛案

        分享到: 收藏
         
        租賃聯盟
        2020精品国产视_国产精品碰碰现在自在_精品国产综合色在线_japanese在线观看精品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