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wvclu"><blockquote id="wvclu"><ins id="wvclu"></ins></blockquote></dd><optgroup id="wvclu"></optgroup>
    <ruby id="wvclu"><li id="wvclu"><dfn id="wvclu"></dfn></li></ruby>
        <span id="wvclu"><sup id="wvclu"></sup></span>

      1. <input id="wvclu"><em id="wvclu"><pre id="wvclu"></pre></em></input>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汽車租賃頻涉“詐騙門”
        2015-01-01 21:58:25   來源:   評論:0 點擊:

        時間:2008年
        地點:河南省
        案情:

                新華網河南頻道2009年6月13日訊  大河網-大河報報道:近一段時期,汽車租賃詐騙的“晴天霹靂”,接連不斷地擊中鄭州市多家汽車租賃公司及眾多車主:承租人突然消失,租金收不到,車也沒了下落。絕望之中,他們通過各種渠道最終發現,神秘失蹤的車輛多被人向銀主(放高利貸者)抵押,而銀主又將車出租,而想從他們手中要回車,很難。

              去年11月份,本報和眾媒體對鄭州汽車租賃業被詐騙轎車400余臺、涉案超7000萬元的案件進行披露,此后,本報又多次披露這樣的詐騙案。為何人們不怕高風險,仍在前赴后繼趟“雷區”?“租車陷阱”背后到底有什么秘密?

               60多輛車神秘失蹤

               位于南陽路與翠花路交叉口的“鄭州龍華汽車租賃服務公司”(簡稱龍華公司)老板趙鄭文,最近半月一直在焦慮之中,過著有家不能回的生活——幾十名車主輪番找上門來索要他們的車及自己欠他們的租車費,但趙鄭文現在是“要錢沒有,要命一條”。無奈,車主們把他“接進”南陽路與北環交叉口附近的某洗浴中心,“好吃好喝伺候著”怕他跑掉。

              經聯系,6月10日深夜,部分車主和趙鄭文終于答應接受記者的采訪,記者急忙趕到那家洗浴中心。

              “承租人王濤將車主們的轎車給銀主做抵押了,五六十臺高級轎車啊,就是傾家蕩產我也賠不了車主。”趙鄭文一見記者便如是說。

              車主們則容不得趙鄭文叫屈,打斷他的話,向記者說起讓他們失去車輛的前后經歷。

              車主李小和(化名)說,今年3月28日,他把一輛價值20多萬元的別克商務車租給了趙鄭文的公司,一個月后趙開始不給租金,汽車的衛星定位系統也被拆,失去蹤跡。

              知道“行情”的人告訴李小和,出現這種情況就是車被抵押給銀主了。李小和根據所掌握的該車以前的停放信息,費盡周折打聽到車在焦作某小區,但找到車和租車人賈某后,李小和獲知該車已被以8萬元的價格抵押給了銀主。

              車被抵押,李小和打了110也沒把車要回來。“現在是要車沒車,要租金沒租金,我不知道該怎么辦。”李小和說。

              車主王新(化名)告訴記者,他把一輛奧迪A6轎車交由趙鄭文的公司對外出租,5月份的租金沒有給,他來公司想問問是什么原因,結果發現一堆人都在跟公司交涉,都在說公司不給租金,車也找不著了。

              王新一查自己的車,發現被趙鄭文租給家住鄭州國棉三廠一個名叫王濤的人了,而王濤又把車租給了某駕校的韓某。王新到韓某所在單位,單位說沒有這個人。5月27日,王新的車衛星定位信息消失。

              每個車主為找自己的車都費盡了周折。一名車主發現,他的兩臺轎車一臺在焦作被抵押,一臺在

              開封縣杜梁鄉被抵押。還有三名車主告訴記者,他們的7臺高級轎車的衛星定位系統都是最近幾天被拆除,不知道車在哪里。

              車主們調查發現,60多臺轎車幾乎都由王濤從趙鄭文手中租出,再和焦作的原某、曾某、寇某、王某等聯手,抵押給銀主或杳無音訊了。車主們說,這些車總價值“保守估計”在600萬元以上。

              趙鄭文說,王濤“蒸發了”,他也沒有辦法。

              記者在采訪此事時發現,汽車租賃遭遇“晴天霹靂”的絕非龍華公司一家。6月11日下午,商都租車網經理郎海森告訴記者,目前,一個姓李的人租下鄭州鵬程等4家汽車租賃公司多臺車輛,做抵押后“蒸發”,到底他租了多少臺車現在還不得而知。

              鵬程等汽車租賃公司向記者證實了郎海森的說法。另外,某汽車租賃公司一名負責人昨日下午對記者說,該公司有多輛車“被騙走”。

              不少受害車主自車輛失蹤以后被迫放下工作尋車,大多沒有結果,有的找到了車,卻因遇到阻力或危險空手而歸。

              “我們的車在哪里?我們的利益誰來維護?”這成了眾車主向記者反復絮叨的話語。

              租賃公司老板:“我也是受害者”

              趙鄭文在洗浴中心向記者訴說了王濤等人租車的經過。

              2008年10月,王濤以一家律師事務所調查部主任的名義來租車。趙鄭文考察了他在黃金大廈的辦公地點,隨后,王濤交了押金,開走了一輛本田車。接下來,王濤又租了一輛高級商務車。

              讓趙鄭文放心的是,王濤每月都按約定足額交租金。2009年春節期間,王濤以單位送禮用車多等名義,大量租車。這樣,前前后后王濤一共租了60多輛(車主們稱,他們統計的數字是63輛,趙鄭文說是五六十輛)。

              趙鄭文稱,今年4月份,王濤的租金就不及時交了,趙鄭文多次催促,他都借故推托。到了5月,趙鄭文想跟王濤聯系上已經很不容易,王的手機很不好打通,即使取得聯系,對方也不愿見面,后來干脆關機,“蒸發了”。

              趙鄭文去王濤的公司一看,已人去樓空。5月下旬,王濤承租的幾十輛轎車的GPS定位系統失靈,車輛不知去向。

              趙鄭文對車主及記者稱:“我也是受害者。”

              對此,一些車主則不認同,稱趙鄭文和王濤早有預謀。

              車主提供的資料顯示,2008年11月14日,趙鄭文的公司在某網站上以新聞的形式如是宣傳租車對承租人的好處:“用戶可先花小錢,從本公司獲得汽車所需的100%的融資……租來的車使(是)無成本使用,可減少企業固定資金。對企業和個人來說,使(是)租賃公司在為您融資……”

             “這些資料說明趙鄭文樂意幫承租人融資,這是一連串有預謀的詐騙行為。”一名車主說。

              趙鄭文承認,他和車主簽訂合同時蓋的“龍華公司”的公章,是在街上花200元錢刻的,自己沒有到工商部門辦營業執照,合同上的營業執照號是在工商局注冊的真正龍華汽車租賃公司的。

              記者調查發現,王濤與趙鄭文簽的合同是以鄭州步跟商貿有限公司的名義簽訂的,合同中規定,王濤不準再次轉租車輛。

              車主們則稱,他們在焦作找到車后曾看到王濤與銀主簽的合同,王濤是以鄭州步鯤商貿有限公司的名義簽的。車主們稱,趙鄭文對王濤把車抵押給銀主的事是清楚的,趙鄭文就是不向車主說明情況。

              對此,趙鄭文沉默不語。他說,自己是為了把車租出去,車主們多掙錢,自己每月掙每臺車500元的差價。

              昨日上午,20多個車主帶著趙鄭文來到鄭州市公安局金水分局經偵大隊報案。公安機關已接受報案,警方對趙鄭文做了筆錄。警方表示暫不接受記者的采訪。

              汽車租賃詐騙案近年頻發

              趙鄭文和眾車主不是身陷租車“陷阱”的第一撥,也不是最后一撥。記者調查發現,他們的“難兄難弟”還真不少。

              昨日下午,龍華公司(在工商局注冊的)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2008年7月之前,杜秋(注:2009年4月一審獲刑14年)連續租用他們公司8輛轎車,通過王某等人抵押給新密的銀主。杜秋揮霍掉了大量借貸來的現金,無法付給銀主本金和利息。截至昨日,警方共追回5部車,其余3部因遭遇阻力而無法追回。這位負責人提供的資料顯示:以杜秋、朱明亮等人名義從鄭州其他6家汽車租賃公司騙走的43輛轎車,至今未追回的仍有37輛。

              2008年8、9月,鄭州市十多家汽車租賃公司租出去的400余臺車輛GPS定位系統陸續被破壞,車輛下落不明,經多方了解,這些車輛大多在新密、新鄭等地。為此,本報以《誰偷了汽車租賃公司的車——汽車租賃業陷入“詐騙門”》為題予以披露。

              今年4月22日,本報報道了鄭州市60歲的杜金玲,從汽車租賃公司先后租來價值282萬余元的30輛轎車做抵押,被判處有期徒刑14年并處罰金20萬元的消息。

              一個個大案在向人們示警,但這么多人不以為意,前赴后繼趕赴“租車陷阱”,這是為什么?

              為何“前赴后繼”遭騙?

              其實,杜秋等“租車者”和其背后的銀主一開始就設計好了“金蟬脫殼”的陰謀,靠不斷租車和不斷抵押借貸維系高速運轉的高利貸資金拆借體系,一旦資金運轉困難,常常一跑了之,將當事各方都牽連在內,成為“死局”。

              記者在調查中發現,不少車主在此中被騙得“一塌糊涂”,只因“租車餡餅”十分誘人、陷阱很隱蔽。

              車閑置著浪費,不少單位和私人把閑車交給汽車租賃公司掙出租費。而租費常常讓一些人眼熱。如,一輛價值29萬元的轎車,租出去一個月可收1萬元租金,租賃公司吃2500元的差價,車主每月有7500元的租金。

              記者就在一家汽車租賃公司的網站上看到一則《有愿意投資的請聯系我們》的消息:“我公司現在尋找愿意投資的朋友,投入新車,我公司保證3年讓您收回成本,并且落輛車。”

              “這么豐厚的回報,你說誰不樂意把車租出去。”一位車主這樣說。

              而在靠租車和抵押運轉的高利貸資金拆借體系中,“誘人的餡餅”不止一處,而“餡餅”背后,自然都有風險和陷阱。

              記者輾轉了解到,車輛在被承租人抵押給銀主,換取貸款之后,銀主也會將這些車輛對外出租。

              對這部分租車人而言,“租車餡餅”也讓他們感到吃著“很香”。銀主把車估價定得低,如,一輛20多萬元的車只要付9萬元左右的保證金(銀主拿這些錢放高利貸),銀主每月還給租車人五六百元的油錢,還車時退回保證金。也就是說,租車人用車期間,車輛的保險、維修、違章罰款等不用自己付錢,等于是白開車。而如果到時候銀主不還保證金,租車人則不把車還給銀主。于是,人們爭相向銀主租車,但他們可能沒有注意到,租賃公司或車主發現被欺詐后,會千方百計找車,如果車被追回,租車人向銀主交不了車,保證金就沒了,利益根本得不到保障。

              表面上看,汽車租賃公司、車主和真正的租車人都撈到了大便宜,但一旦出事,真正的風險百分之百落在他們頭上。

              “你發現被騙要報案,但公安機關很可能不接案,因為車主必須自己拿出證據,證明自己是遭遇了合同詐騙而不是合同糾紛。要證明是被騙租,就得將車輛被抵押給銀主的合同拿出來,而這幾乎不可能。公安機關會讓你到法院起訴,即便勝訴,因為不知銀主、‘蒸發’的承租人,以及車輛在哪兒,執行也難。”一名汽車租賃公司的人士說。

              “汽車租賃由于是新興行業,很多東西不規范,所以特別亂。希望國家盡快出臺相關法律法規,遏制這一現象。”這位人士說。

               商都租車網負責人則提醒有意出租車輛的車主:“為確保安全,車主們在出租車輛前一定要與汽車租賃公司簽訂托管協議,以保證被騙后公司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相關熱詞搜索:汽車租賃

        上一篇:暑期北京學生租房受騙
        下一篇:租了70輛轎車全抵押換錢了

        分享到: 收藏
         
        租賃聯盟
        2020精品国产视_国产精品碰碰现在自在_精品国产综合色在线_japanese在线观看精品视频